苏拉的云
2012-07-31 23:44
    

    又是长风万里,苏拉要来了。

晚饭后收拾厨房,一抬头,就看到了窗外苏拉的云。

就像那个坐在梧桐树上眺望日出日落、云卷云舒的朱莉一样,我也忍不住说:好美的云啊~~好美的月色呀~~

拍几张榕城上空的云,知道亲爱的你也会喜欢——

 

 

分类:百里之城 | 阅读(956) | 评论(0)
中元节记忆
2012-02-07 20:38
    

博主按:昨夜上元,无月,因而怀想起五年前的中元节,找出来,与大家分享——

 

我喜欢月亮,尤其是新月和满月,总让我望之陶然。所以每个月,都有几个节日一般的夜晚。当然,有时云雨是作美的,于是只能遥想,在厚厚的云层之后,那孤独的皓月,应该也在呼应我的思念……

其时,是今年的中元节前,公历2007826(农历七月十四)。因为台风的缘故,感觉许久未得见月了,将近中元节,于是很想到西湖约会月色。一家人慢悠悠走着的时候,大大说起他已经收到鬼节的“祝贺”短信,他以恐怖的语气念着:“在你身后,有一个人……”我却不觉得恐怖,大约孩子的游戏不过如此,而大人们的心早已“百毒侵”了!

“鬼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该算是中国的万圣节了吧……大约在除四旧的时候,被铲除了……所以我也不甚明了,到网上查查……”这种时候,还就只好先倚仗网络的资讯了。

“快看月亮!”走过高高的拱桥将至省博物馆时,我的视界忽然亮了——她在那儿,我的月亮!她的轮廓是略有些朦胧的,像风雨兼程迢迢而来,微微喘息着,而她的气息,氤氲在她皎洁的脸庞周围。

好久不见了!我在心底轻轻地呼喊着,望着她朦胧的微笑,真的觉得像是经过了很漫长的等待,而实际上农历五月、六月的圆月,我都约见了,但不知为何,这时再见时,却觉得穿过了好长的光阴隧道才终于重逢……是因为这一月来的难熬的暑热与跌宕的风雨么?不得而知。

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洒在西湖如织的人流中,洒在漾漾的湖面,洒在这座笼在晕黄的投影光的静穆的博物馆上……月光倾城!

明天是中元节,应该有更好的月色吧!我想着,期待着……

 

 

但十五这夜月儿却躲藏到浓云之后了,大约这城市耀眼的霓虹使她目眩,不愿再出来了吧!浓云反射着来自人寰的幻彩喧嚣,而地上来来往往的人,有几人怀着与我相同的期待呢?还好也并没有鬼节的气氛,否则,可怜的月儿即便在层层的浓云之后也不得安生吧?哦,我的月儿,但愿今晚你有个好梦……

 

次日清晨,就听到新闻里反复地宣传着既望的月食,儿子们惊喜着,我便说,今晚我们带相机去散步吧……赢得激动的欢呼!

“这将是我们第一次看月食啊!”

是么,十一年半了,才第一次?想想也是,最初的几年是混沌的,后来偶然得遇,或者天不作美,或者本城并非观察的好地点,也有忙碌得忘了月亮的时候……总之,这个七月既望之夜,将是这两个孩子第一次观察月食……可仔细想想,三十多年的人生里,我又有几次仔细看过月儿在一夜之间变幻她的容颜呢?屈指,只有二、三次吧!

于是,更加期待……

但是下午四点半左右,整个榕城却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大雨骤至!我虽也爱雨,但此时却痛恨他来得极不是时候……离初亏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天哪!

于是想起孩子远在台湾的姑母爱说的一句话:“这种时候,我们只有向上帝祈祷!”

……

上帝!天色果然开朗了,当青天一片片展开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感念。

按着CCTV的宣传,我们在天色稍暗时便出了门,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穿行在逼仄的楼宇间的我们,心里的焦急却难以排遣——真能见到带食而升的红色的月亮么?

终于到了湖边,眼光焦急搜寻的结果却是失望,天狼星依旧灿烂,而月儿却完全不见踪影……是天边的阴霾遮住了她,还是她正完全躲在地球的影子里,而城市的光污染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孩子们怏怏的,我说,不要紧,一会儿她会出来的,我们到岛上去,到博物馆那儿去!前天她在那儿与我相约,这是我唯一的线索了!

走在长堤上,我心里交织着企盼和担忧,知道有些事是不可预知的,盼望愈切,往往失望愈深,但不敢对孩子说。

走上第一个拱桥时,我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曾在这里的柳梢望过幽美的新月,可是,现在,柳梢上,只有几朵流云,然而,就在我回转身的一刹那,竟望见两座高楼间寂寂的她——我的月亮!

 

真的不可思议,人生中真会有这样的际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孩子们随着我的惊呼,也欢呼起来,真的很美好啊,这种情绪会传染很多人吧:当我们立好三角架,捕捉这难得的月变的时候,身边聚了越来越多的人,赞叹,应该来自所有人的心底吧!

儿子们便在反复地说这一句:“这是我们第一次看月食啊!”

“你们觉得幸福吧!”

“是啊,幸福极了!”

……

 

 

 

我们移步换景,不变的主角是月亮,云儿也一定羡慕她的娇好,远远地赶来,丝丝缕缕地追逐着她,我的心里,洋溢的是无法言说的欣悦。

 

当月儿从地球的影子里完全挣脱出来的时候,我们又站在博物馆空阔的边场上了,她朗朗地望着我,望着普天下爱她的芸芸众生,我心里除了幸福,便不再有别的。

 

 

感谢这一夜,几经变化的皎洁的月光,倾城而泻……

写于829(七月十七)凌晨

 

分类:百里之城 | 阅读(1027) | 评论(0)
总:2条  1/1页 1-2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