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婆山鸟
2015-06-06 21:05
    

   

    我是在我们校长的《从游》里,读到校园里有“叶翠枝坚”百年苹婆树的,那树伫在敢当、从游与桴海三桥边,夏日里去看,果然树干通直,翠绿浓密,几乎不透阳光,偶见奶白色的小花缀入冠丛,晶莹瑰丽。

 

    苹婆古名“频婆”,源自梵语,原意是“身影”,意译的话传说是“相思树”, 这树据称是唐三藏从西域引入的,在广东和东南亚地区的人们,每到七月初七,会供奉苹婆树的果子,所以苹婆的果子也被唤作“七姐果”,看书上写那果子吃起来像是板栗。我在“三坊七巷”的一个院子里见到过这果子,蓇葖的果,成掌形放射状,远望就是个大大的五角星,成熟饱满的鲜红色,里面藏着一颗颗黑珍珠般的发亮种子,十分特别,难怪也有人称她作“凤眼果”。

 

    台北故宫藏的扇面《苹婆山鸟图》里,那果子分明并不是苹婆,倒像是小苹果,古人倒也有误题的时候。古时的画作难存,南宋的林椿临过这个图,不想青出于蓝,更加工整细致,清丽端雅,并换了名字成就了《果熟来禽图》。我喜欢这类“双钩填色”的“小朋友”画法,于是涂了一个真的“苹婆山鸟”,大笑!

 

 

 

 

五代 黄荃 (传为) 苹婆山鸟图

 

 

宋 林椿 果熟来禽图

 

 

中文学名 苹婆

拉丁学名 Sterculia nobilis Smith

别称     凤眼果

 

 梧桐科

 苹婆属

 苹婆

分布区域中国南部和苏门答腊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850) | 评论(0)
春雨满夏
2015-06-06 21:01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民风乡俗中,四时二十四节色彩缤纷,是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都要背诵的诗歌,我总想这恐怕是我对气候最初始的美的体验,因为美,才成为一种永远的记忆。

我们总约定俗成的认为,美育是音乐老师和美术老师所特有的功能和任务。其实,拿自然科学来谈美,不好吗?1976年美国的一个刊物新文学史》里发表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动物学教授迈克尔吉兹林的文章创作生物学: 辩护词和》。文章颂古非今, 为科学与艺术的综合而辩护。他认为从前比喻化不仅为艺术家所独有, 有些科学工作者也运用比喻。我很喜欢的博物学家林奈就把自然比作分成许多王国的帝国, 各个王国里分别居住着野兽飞鸟、爬虫、花卉

你看,猎豹奔跑之速度美是高等动物完美运动系统构造的外在体现。生物求偶生殖行为中的动态美,育雏中的崇高,抵抗天敌时生物自我牺牲的悲剧美等,都是在生命个体内部各组织、器官、系统协调工作,呈现出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有序化学反应――新陈代谢的基础上产生。心跳、呼吸运动、细胞分裂、个体发育以及动植物随着季节的迁徙等生命现象则体现了美学的节律性法则;生物的各种器官和系统在功能上的彼此配合与相互协调、形态各异的脊椎动物有着惊人相似的骨胳系统、绿色植物的输导组织与高等动物的循环系统在结构与功能上存在着微妙的相似、形形色色的生物与各自的生活环境之间有着奇妙的适应,DNA完美的双螺旋结构及其叹为观止的复制方式,这一切则都是多样性统一与和谐的美学法则的体现。 

 

 

恭候生物美学的诞生啊!

 

     “心儿就此雀跃起来,以五天为一梦等候你期待十度以上的艳阳和雨水晚睡早起倾听喜鹊敲门的声音杨柳的腰肢会像十年前那样柔软吗桃树是否会泛起二十年前的红晕报春的少年穿越了三千年的时光奔走报告:春来了。”

 

 “噢,让我拥抱你。为你奉上欢喜的红莲”

 

 

    “小满是我的妹妹有着青绿头发桃红面颊闪亮眼眸的妹妹……在乡间小路上疾走秀了杏儿甜了仙桃。”

 

 

                         “让我遇见你,握手,告别在芬芳的晚风中写下怀恋的诗句”

 

 

    PS: 我收集了校园里的樱花,海棠,山茶和栀子,用的是现代诗人萍子的节气诗,感受自然之美~~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687) | 评论(1)
深山含笑
2015-06-03 13:19
    

    当图书馆后院子里的八仙花又开,蓊郁饱满,像青春的盛宴,我知道也是一场漫长的离别。

   这一届的毕业生是我第一次从高一带班到高三,似乎应该要有更多的怀念和不舍。教室里的白炽灯,明晃晃的不动声色,好像叫人忘掉所有离愁。

   想起去年也是这样初热的夜晚,班里总有男生以教室太热为借口请假晚自习,我颇有些不快,觉得孩子们到了这个年纪竟然没有这一点基本的忍耐力,于是在微博上码了一段文字给学生,我说“我知道这几日很热,可我想说,这是修行。多年以后你一定会怀念十七岁那年赶在晚自习的路上,那是来不及拥抱草木幽深的长夏,炎热的空气里传来湿溽持久的蛙声一片。晚归,穿过池塘,操场,只有抬头那一颗最亮的星星陪伴着你。你要相信,世界的须臾就是你们追求的不朽。”我怕自己太感性,又玩笑般补了一句,“要我说人话的话,就是晚自习不要想请假了,炎热不是理由。” 发出后,觉得自己这事做的漂亮,简直想跳出来给自己点个赞。半个多小时后,有个学生给我写了满满三页纸,开篇第一句说“某老师是抱着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半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心态”,他说他实在难以苟同这种“情感绑架”,一中太习惯一句话“你一定会怀念”,“我们或者应该忍耐痛苦,但请不要臆测我们谁都会怀念!”

   原来是这样子。

    这确实是一个看似歌舞升平的快乐时代,仿佛任何学习都应该以快乐为前提,于是像我这样不识时务的提倡“苦修”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ps.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我只是给“无意义的痛苦”带上小清新的帽子,粉饰太平,罪孽深重。

说实话,吃惊之余,我很自豪。我喜欢孩子们这种聪慧和勇敢。没有苦修的人生,难道不是很值得思考吗?

   我告诉他,九五至尊VI-www.9599888.net绝不绑架任何人的情感,规劝学生按时参加晚自习是我职责所在,我首先是一个拿自由换取价值的社会人,其次我坚守我曾受到的“吃得苦中苦的教育模式”,我的确不相信有什么不可取代的才能是可以不通过任何辛苦获得的。当然教育理念上的不同意见,他可能可以反驳我。但是契约社会,校规校纪的事根本就没有什么需要辩白的。

   事后,我同是一中毕业的同学们总打趣我,这是要变灭绝师太的节奏啊!

   14年秋天他们刚升上高三的时候,香港和平占中事件“如火如荼”,每天各种报纸杂志,微博微信,有次国旗下讲话德育处的老师给大家读了人民日报的文章,算是表明学校的立场态度。当天就有学生在网路上跟风支持占中的同时并对德育处各种攻击谩骂,真是毫无道理且十分幼稚,我看不过,回了他们一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总是学生运动了,为什么只能是学生运动了。呵呵”有个学生回我说,“为什么总是学生运动,为什么只能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只会呵呵的大人!”

原来我是个只会“呵呵”的大人。

   学校毕业的时候我的导师跟我说“要做大师不要做大官”,一直以来我天真放任,政治敏感度几乎是零。我从没有想到过,做班主任,是要懂政治的。我需要在合适的时候把自由和平等,民主和法治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要懂什么是重视个人权利、争取民主普选、支持社会福利、鼓励文化多元。还有,这样的理念,是否值得追求?而不是只会呵呵。

   很偶然的我会有种无力感。面对学生和这样的世界。

   当然,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每天还有很多事值得去做,自然很美好,阳光每天都在,用心欣赏。

   寒假的时候回学校,无人的校园里,同深山含笑打了个照面。名字太美,清香馥郁,洁白厚实,浓情待君晓。


 

中文学名:深山含笑

拉丁学名:Michelia maudiae Dunn

别称:光叶白兰花、莫夫人含笑花

科:木兰科 Magnoliaceae

族:木兰族 Trib. Magnolieae

属:含笑属 Michelia

种:深山含笑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1137) | 评论(2)
澄怀枫香
2014-12-18 01:09
    
 
     几场冬雨欢溅,南方却始才入了秋。当风里杂些“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凛冽,高三教学楼前的红叶树则全给人“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遐想了。
    大家总说,“看那枫叶红了”,殊不知,这些并不是枫树,她们是枫香树。
    诚如她的名字,枫香是有着枫树的外形的芳香树种,而她的拉丁文学名Liquidambar Formosana还经历过不小政治风波。Liquidambar是金缕梅科下的枫香亚科,Formosa代表的正是美丽的宝岛台湾福尔摩沙。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英国王家植物园邱园(Kew Gardens)的标本采集员欧德汉姆(R. Oldham)在台湾采集了700多份标本,其中就包括在我国南方广泛种植的园艺树种枫香树。当时正在广州黄埔工作的另一名英国外交官汉斯(H. F. Hance)根据欧德汉姆的标本,正式把枫香树的学名命名为Liquidambar formosana,意即“福尔摩沙的枫香”。这个名字美则美矣,可惜带了浓重的西方殖民主义色彩,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这个名字就成了广大“革命群众”的忌讳。即便有再多国际命名惯例,科学规则最终没有敌得住政治的压力,枫香树的学名被改成了Liquidambar taiwanensis。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Liquidambar formosana才重新又出现在《中国高等植物图鉴》上。

    真正的枫树是是无患子科(新APG分类法)槭属(旧体系里是槭树科)。可从外型看大家一脉的都是那样在秋光冬阳下由绿而黄又由黄而红的高大美丽树种,该怎么区分它们呢?简单来看,可以看叶子,枫香树的叶子多是掌状三裂的,而枫树也就是各种槭树的叶片有的是五裂(比如加拿大国旗上的枫叶),有些是七裂(比如鸡爪槭)。当然看叶子并不够,我就在学校的枫香树下捡到五裂的叶子,而有种三角槭还就是三裂的叶子。那么比较靠谱的就看挂的小果子。枫香树的小果子像个带了刺儿的小球,对植物有些研究的人会觉得它长得有点像悬铃木的小果子,而槭树们的小果子呢?都从了元宝枫名字的来源,它们全长得像大大小小的元宝呢。当然,植物学家们还可以从树干啊花型啊去鉴定,拉拉杂杂一大堆,怪没劲的,我就不赘述了。

    我不记得哪个诗人说,叶片入秋始春,说的真好。这一季,你看那银杏黄,水杉棕。更有我们实验室对面的几株黄连木,那样儿金黄色的树叶明亮、细腻、灿烂,落叶的视觉效果与银杏完全不同,细长的叶子呈黄绿色,真也别有一番景致。


    传说民国时结婚证书总写,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好一页红叶之盟,真是温暖美丽。
    另外我也特别想考证“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是枫香还是槭树呢?把问题留给明天。真好!







枫香树
Liquidambar formosana
金缕梅科
枫香树亚科
枫香树属
枫香




黄连木
Pistacia chinensis 
别称:楷木、惜木、孔木、鸡冠果等
科:漆树科
属:黄连木属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858) | 评论(0)
蒲夏扶桑
2014-07-08 21:27
    

雨尽日白青蝉饮露的季节,温风吹至,来不及找那“居宇”的蟋蟀,倒见得西向的校门外的扶桑花温柔绽放,黄昏时分,配着夕阳的扶桑叶绿花浓,有着别样的柔美。

这扶桑该是朱槿,如若不仔细辨认,光看花朵,尤其是复瓣的品种,朱槿和木槿着实挺难区分,比如西晋植物学家嵇含的《南方草木》中直接拿木槿来记载朱槿花,“其花深红色,花五出,如木槿而颜色深红,称之为朱槿”“。如此一来,要品味朱槿的美好倒不妨借用《诗经·郑风》里的句子,“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诗中“舜华”和“舜英”便是木槿花,都是同佳人一般娇美的存在。长在南方的多是朱槿,小灌木的样子,叶片像桑叶,叶缘只有锯齿,单瓣的朱槿,小时候好像很常见,伸着长长的花心;而多长在北方的木槿,叶片掌状浅裂,植株高大,都是小乔木。前几日习大大给邻邦韩国赠送的刺绣便是木槿,单瓣红心的木槿花是他们的国花。

除了朱槿,我很喜欢扶桑里东方韵味的。扶桑是日出东方,《楚辞》里唱“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扶桑是东方神木,《山海经》中记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 扶桑是东方海域的国度,有时说是日本,有时又说是墨西哥。

   如此小暑,炎炎夏日,蝴蝶恹恹飞,烘帘自在垂。记忆中的夏天,空调还不普及,要安然度夏,少不了一把蒲扇,随心摇动间竟是一份质朴。蒲扇由蒲葵叶制成,实验楼间有好几株蒲葵,四季常青,树冠伞形,叶大如扇,夏日浓荫蔽日,一派热带风光。这些棕榈科的热带植物多从古印度国传来,天然带点宗教的意味,活佛济公的手持蒲扇不知有没有关联。听说唐朝时候所谓的“贝叶经”就是抄在大片棕叶上。很喜欢李义山的茶诗里的意境:“小鼎烹茶面曲池,白须道士竹间棋。何人书破蒲葵扇?记著南窗移树时。”反正肯定是没有画破蒲葵扇的“功力”,只是觉得蒲葵叶也太难画了吧!

 

 

中文学名 扶桑

英文名称:Mulberry

拉丁学名Hibiscus rosa-sinensis

别称:佛槿、朱槿、佛桑、大红花、赤槿…

科:锦葵科Malvaceae

属:木槿属Hibiscus

分布区域:中国南部、东南亚、美国东南部、夏威夷

 

 

中文学名:蒲葵

拉丁学名:Livistona chinensis

别称:扇叶葵、葵树

科:棕榈科Arecaceae

属:蒲葵属Livistona

分布区域:中国、中南半岛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2257) | 评论(1)
花里梵高
2014-07-02 16:58
    

   1889年,巴黎成立国家美术协会,在筹备旗下的独立画家美术展会时,Theodorus van Goth提送了两幅作品,《罗纳河上的星夜》和《鸢尾花》。 展出后,许多人前来跟他谈最后这幅画,Theo说,“它远远地就能吸引住你的目光,………色彩丰富,线条细致而多变,整个画面充满律动及和谐之美,洋溢着清新的气氛和活力。”近一百年后的1987年,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鸢尾花》以5390万美元的成交价创下了世界拍卖史上的最高纪录,重新丈量了艺术和金钱距离,而这幅《鸢尾花》和大家熟悉的向日葵一起被称为Vincent van Goth在“圣雷米时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有时常想,我们对梵高的趋之若鹜,到底有多少是被“外物”左右的,他短暂而曲折命运,激情洋溢、带些神经质的鲜明个性,对宗教、绘画的狂热,当然还有那些价值连城的遗作。
   我不懂画,而鸢尾的确是极具感染力的植物。她们绚丽妖娆、生机勃勃,张扬着生命的活力与欢欣。仿佛是一位黑暗中的孤独舞者,那鲜丽可爱之下藏着忧伤,还有些许孤独和不安,内心彷徨,无处倾诉,所以时而露出近乎挣扎的姿态。四五月间,成片的鸢尾绽放,好似飞舞的蓝蝴蝶装点这个春末夏初的明媚。
  鸢尾花的拉丁学名 Iris tectorum 中, Iris 是指“彩虹”,希腊神话中的彩虹女神Iris,是众神的信使,身披七彩霞衣,在天空中飞翔时就会留下七彩的痕迹。tectorum 意为“屋顶上的”,连起来就是“屋顶上的彩虹”。法国人以鸢尾为国花,将它看做是光明和自由的象征。
  梵高在Arles的花园一定没有黄花风铃木,否则他不会满足于向日葵“异乎寻常”的黄色震颤。这来自巴西的华丽树种,似乎天生就带着南美人从不收敛的热情。春日里,枝条疏朗,黄花挂满树,那团团花簇,耀眼的黄,让人看到爱的狂热。
  “顶着烈日,在麦田里,没有一点阴凉,就是这样,我像一只蝉似的在享乐”,梵高说。我也是这样解读爱的狂热。


中文学名:鸢尾
拉丁学名:Iris tectorum
别称:乌鸢、扁竹花、屋顶鸢尾、蓝蝴蝶、紫蝴蝶、蛤蟆七
科:鸢尾科
属:鸢尾属
亚属:鸡冠状附属物亚属
种:鸢尾
分布区域:北非、西班牙、葡萄牙、高加索地区、黎巴嫩和以色列

中文学名:黄花风铃木
拉丁学名:Tabebuia chrysantha
别称:黄金风铃木、巴西风铃木、伊蓓树
科:紫葳科
属:风铃木属
种:黄花风铃木
分布区域:巴西国花,原产墨西哥、中美洲、南美洲。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950) | 评论(0)
携水折花
2014-06-26 23:24
    
    一晴方觉夏已深。这天好热,学校放榜在报志愿。
    我远远看到姚叔叔和心嘉阿姨坐在高三教学楼前的楼梯上。他永远是莆田人那副挽起裤管,电话里面大声讲话的好笑样子。远远挥手。嘴上不能说心里还是为姚子升可惜,近满分的数学和英语成绩,理综再多三十分就好了。姚叔叔看我长大,高考那年,姚叔叔说,你去哪里都要对得起一中。而我看子升长大,在南普陀带小子升照相的时候他就只有饭饭现在这么大。姚叔叔说姚老师不行,不如他爹,我笑。后来又看到他给子升的班主任留言说,在农大遇到我大学的导师,我的导师竟然说,再少考一百分又何妨,人生怎能无挫折。这些熟悉的,霸气的,又温暖的话语方式,我甚至可以想象导师说这话的神态来。
    可是,时至今日,身份处境早已不同,我是不希望一中孩子们有任何挫折的。
    教学楼前,蜘蛛兰开的正好,她有着调皮的别名,水鬼蕉。可她既不是兰科也不是芭蕉目的植物。她长得和佛教五树六花里的文殊兰极其相似。文殊,是智慧的菩萨。六片洁白素雅的花瓣寓意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清净。我能借此神助么?
    而我教研组门前的大花紫薇仿佛是一夜之间喷放的,惊艳不已。那是佛泪花。忘我纯然的盛放,好似这就是自性的力量。草木大地本就在诉说着自己,我却一直以己见观物,既无法体得物自性,也就无法如实观照自己,更不用说那物我双泯的不二之境。大花紫薇有着重瓣樱花的样子,那种樱花有个名字--普贤象。 
    果然文殊善巧,普贤方便。
    不禁想到《五灯会元》里的禅宗段子来,夹山问僧:如何是佛?” 师曰:此位无宾主。” 曰:寻常与什么人对谈?” 师曰:文殊与吾携水去,普贤犹未折花来。
    双手合十,此间可参禅。

中文学名:水鬼蕉
拉丁学名:Hymenocallis littoralis (Jacq.) Scalisb.
别称:美洲水鬼蕉、蜘蛛兰、蜘蛛百合
二名法:Hymenocallis Spciosa
科:石蒜科
属:水鬼蕉属
种:水鬼蕉
分布区域:原产美洲南部和中部,国内分布于海南省。



中文学名:大花紫薇
拉丁学名:Lagerstroemia speciosa (L.) Pers.
别称:大叶紫薇、百日红、巴拿巴、五里香、红薇花、百日红、佛泪花
科:千屈菜科
属:紫薇属
种:大花紫薇
分布区域:印度,斯里兰卡,澳洲,马来西亚,越南,菲律宾,中国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1059) | 评论(1)
乔木扶疏
2014-06-24 17:05
    

    诗经里头唱奇怪:“南有乔木,不可休思”。南方的乔木无须直冲云霄,枝繁叶茂,四季常青,不应更引入驻足休憩吗?年事渐长,终于明白了一些“求不得苦”后,会更珍惜这“难有的乔木”,看他们的美丽的翠叶蔽日环抱,不知何处风来,透过头顶的树叶窥视蓝天时而促狭,时而宽广。

    台湾栾树发芽了。花儿黄黄的很可爱,有点七里香的迷幻香气,蜜蜂,蝴蝶,蜻蜓,飞鸟在花树间翩然起舞,啁啾宛转。最可爱的是秋天里看栾树的果荚由黄变红,像一朵朵浪漫的红云,很美。有时路过捡起红云,里面的成熟种子乌黑光亮又坚硬。《山海经.大荒南经》里说到栾树,“有云雨之山,有木名曰栾。禹攻云雨,有赤石焉生栾,黃本,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传说里,栾树的果实吃了不老,可我不求长生,只不住的看那树梢,花木扶疏间,百蝶恋恋。

    海南蒲桃,垂挂着小蒲扇一样的绿叶,树姿优美,风起是西风愁起绿波间,雨来是梧桐更兼细雨。夏季白花洁净素雅,浓香袭人,更惊奇的是它的落果,玲珑青紫,踏上去满是果实的饱胀,不好意思的是踩后,那果汁留得一地乌墨,“乌墨树”也因此得名。

    一株株麻楝还是如此优雅,静静守望流沙般的浮云在空中潺潺流淌,就算风吹过,也很矜持地梳理着那些彩色的叶子。我常惋惜麻楝这名字太不讨巧,他的近亲桃花心木看起来平庸的多,砍伐后才见得那些桃色带花的木理纹络。

    天竺桂上是寻不得桂花的,只见得那离基三出脉的神妙叶片,蜡质而厚,一如树形高大威猛,看他们一字排开的样子倒像是广寒宫里的门神。

    一时,看乔木扶疏,我只想把自己融进日光里,尽情亲吻我的花园女神。


栾树

Koelreuteria paniculata Laxm.

木栾、栾华、乌拉、乌拉胶,黑色叶树、石栾树、黑叶树、木栏牙

科:无患子科

车桑子亚科

栾树属

分布区域:中国大部分省区、世界各地有栽培。

海南蒲桃,乌墨

桃金娘科(Myrtaceae)

蒲桃属(Syzygium)

海南蒲桃

分布区域:中印半岛,马来西亚至印度尼西亚。云南、广西、广东有

麻楝

Chukrasia tabularis A. Juss.

阴麻树、白皮香椿

无患子目

芸香亚目

楝科

桃花心木亚科

麻楝属

分布区域:原产于中国大陆,现广泛分布于东南亚潮湿温暖的热带森林中。

天竺桂

 拉丁学名:Cinnamomum pedunculatum

樟科

樟属

分布区域:中国东南部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678) | 评论(0)
翠袖绛唇
2014-06-24 16:54
    
    台风过境,潮湿的空气里仍是夏季一厢情愿的炎热,我惦记那金急雨该横了一地,不想竟看到晚唐里的古艳景象,“一似美人春睡起,绛唇翠袖舞东风。”教学楼间,有株美人蕉伸长脖子,正开的懵懂却又妖娆。
    花草名字里,理直气壮直接拿“美人”来比拟的,只能想到“虞美人”和“美人蕉”,偏都被传说为虞姬自刎后的化身。楚汉相争,项羽被困垓下,四面楚歌,军心动摇无心恋战。虞姬为激励项羽突围,毅然拔剑自刎。这般贞烈,何以是“虞美人”那副风雨飘摇纤纤弱弱的样子?美人蕉则不同,她的美是“粗枝大叶”的,尤其听雨打蕉叶那玲珑脆响,才是坦荡,才是磊落,才是带着“剑气”的女子做派。
    我遗憾这美人蕉开得早了,错过了她含苞待放的模样。浓绿的一把花茎,花苞绛红,有点像蓄势待发的鹤望兰,我喜欢那样有所顾忌的美。
    时光广场上有棵树,春日里绿色溶溶如水,不知何时忽然漫出点红色,我以为开了红花,仔细去看,竟是树上倒挂下了许多红色的叶子,这是杜英。
    杜英是古诗里的水:半江瑟瑟半江红。绿叶间游走的是红色鱼,在风里游。杜英花开白色,夜里来,暗香浮动,真是人生有味是清欢。

中文学名:美人蕉
拉丁学名:Canna indica L.
别称:大花美人蕉、红艳蕉等
科:美人蕉科
属:美人蕉属
种:美人蕉
分布区域:分布于印度以及中国大陆的南北等地
原产地:印度

中文学名:杜英
拉丁学名:Elaeocarpus decipiens
别称:假杨梅、梅擦饭、青果、野橄榄、胆八树、橄榄、缘瓣杜英
二名法:Elaeocarpus decipiens
科:杜英科
属:杜英属
分布区域:中国、日本。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777) | 评论(0)
水杉云踪
2014-06-10 22:31
    
   说起来好笑,我好像是在一本民国时期初小教学的课本上真正搞清楚松,柏,杉的区别的。一来他们大多数都一年四季披针带绿,二来本身在植物分类学的教材里这三个科属的植物名称就特别暧昧,比如著名的盆栽罗汉松,也可以叫罗汉杉还可以叫罗汉柏;我喜欢的云杉,他是松科的,我还喜欢水松,而他又是杉科的。简直好像在恶作剧一样。
   好在学校很是贴心,我们图书馆后种的,是水杉!水杉是杉科水杉属唯一现存种,同属于水杉属的其他种类到目前为止只能看化石了。而中国川、鄂、湘边境地带因地形走向复杂,受冰川影响小,使水杉得以幸存,成为旷世的奇珍。我爷爷奶奶辈的记忆中是没有水杉的。水杉是1941年才在湖北和四川的交界处发现的,园艺师培育后才广植于国内,由于他的适应力很强,生长极为迅速,半个多世纪下来,水杉可算遍植了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带。
   我最爱校园里春天初生的水杉。细细分辨那些致密的互生真是人生趣味。我可以对着那些叶子发呆好久。他们层层叠叠,密密匝匝,仿佛无数绿色的琴键,奏出泉水跌宕的叮咚。那种绿,梦幻好看,在不同的层面上,制造着复杂和蓊郁,好似能把明澈的阳光浸入原始的最深处。
    水杉是落叶乔木,一入秋,那是成片的黄起来,可那叶子依然的疏密有致,远望窄长的树冠,仿佛天赐的华盖,笼罩的是水杉冲天的豪情和隐忍的秀气。

中文学名:水杉
拉丁学名: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 Hu et Cheng
别称:活化石,梳子杉
科:杉科
属:水杉属
种:水杉
命名者及年代:Hu & W.C.Cheng, 1948
英文名称:Dawn Redwood

分类:手绘图册 | 阅读(755) | 评论(0)
总:36条  1/4页 1-10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