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校园
2015-01-03 21:10
    

   

发这文完全是为了凑个热闹,就像拍

 

的这些照片一样。许多老师拍了后山的枫

 

叶,每每看到都心生羡慕。我没有高大

 

上的武器,也没有土归土尘归尘的觉悟,

 

纯粹因为课间学生跑步,无法离开,看

 

到俩位老师在后山拍红叶,一时性起也

 

用手机拍了几张,在微信里很多人在问,

 

这是哪里,非常得意、嘚瑟,告诉人家

 

这是我们学校的大学城校区。就像有个

 

老师在微信里说的,美在校园每个角落,

 

只要稍稍留心就能发现。

 

 

 

 

分类:闲人 | 阅读(775) | 评论(2)
2014的第一缕阳光
2014-01-01 09:27
          起个大早,在洪塘桥上等日出,希望2014的第一缕阳光温暖我,也温暖大家!


分类:闲人 | 阅读(715) | 评论(5)
舞粉(三)
2013-07-04 15:41
                   舞粉三——金星
   多年前知道金星是因为她的变性,顺便知道他还是全国的舞蹈冠军,仅此而已。然后在我撇过一眼的《舞林大会》见到金星,只是象这类的节目,弄几个三、四流过气的明星,跳着不具观赏性的所谓舞蹈,很煞风景,虽然金星当时就有“毒舌”的名号,但这个
节目看的少所以没感觉。
    最近央视的《舞出我人生》比《舞林大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群上了年纪,身材走样还穿着暴露的明星,舞着棒槌一样的四肢,扭着木桩似的老腰……那场面比恐怖片还惊悚!虽然是公益性的节目我不该如此刻薄,但做公益有很多方式,跳舞也有很多舞台。那些明星们实在不该在电视屏幕上舞出一堆颤巍巍的肥肉来恶心观众,这样对自己、对别人都很不厚道!说到底是这档节目策划的很不地道。我的意思是并非身材发福走样就不能跳舞,只要妆容、服装合适,所跳舞种适宜,场合恰当,舞者和他们的舞仍然是值得钦佩和欣赏的。我似乎有点“跑偏”了。
    言归正传,我是在看《舞林争霸》的过程中,粉上金星的。
和《中国好声音》有点类似,《舞林争霸》之所以好看,一方面是学员,不同于上述的两档节目,参加《舞林争霸》的都是舞蹈界的顶级高手,很多选手是各专业舞团的首席,在国内外获奖无数,当然也有原生态的舞者,像沙呷俊楠这样的彝族舞王。这个舞台展现了现代、爵士、国标、芭蕾、街舞、原生态等的各种舞,即使在源远流长的美版里,也未能有如此众多的呈现,金星所说的“泱泱大国,怎么可能缺少舞者?”此言果真不虚。高手间的过招,从初赛、复赛到绝赛,每一场都高潮不断,精彩纷呈,非常符合评委导师陈小春经典评论,那就是——“好看!”。同时评委的反应、交流互动与点评也是节目的另一大看点,杨丽萍感性、陈小春率性、金星犀利、方俊怎么说呢,不知道是表达方式的问题还是他在节目中所要承担某种角色,总之不很讨巧,因此在网络上饱受争议。
    粉金星是因为他的率直、到位的点评,好就好,不喜欢就不喜欢,没有做作,不加掩饰,那种清澈透明的状态让人喜欢。
    镜头一:唐诗逸(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席)舞毕等点评时,杨丽萍注意到舞者脚上伤痕累累,金星不客气的问:“唐诗逸你脚上的伤是什么意思?你想给谁看?在我这儿没有同情分!”杨丽萍解释是自己先提的这个话题,舞台太近等等,金星说:“这我不管,唐诗逸你听好了,舞蹈是带给人美的,你要把最美的那面展现在舞台上,台下的伤痛不要带到台上来,舞台上一定是最美,最光鲜亮丽的。所以这票我不能让你过!”金星的观念我非常认同,应该大部分也会认同。估计唐诗逸并非有意展现她的伤痛,只是忽略了那些伤口。按方俊的介绍唐诗逸是舞蹈界里标杆式的人物,别的选手听到唐诗逸要参加比赛,原来要练两遍的,可能就要练十遍……。以这样的实力没有唱苦情戏的必要。以唐诗逸目前的水平与位置,平时听到应该都只是赞誉声,不会有人在公众场合直截了当提出批评,所以金星的这番话一定会让唐诗逸受益匪浅,对她产生深远的影响。
      镜头二:方俊介绍刘福洋是舞蹈天才,很小参加各种全国各种舞蹈比赛,获过很多大奖,现在是浙江省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说刘福洋参加比赛有很大压力,评委对他的评价会影响他的舞团。金星听到这儿,打断方俊的话,问方俊是否在暗示什么?让他不要给评委压力。方俊没有理会,继续道刘福洋要承担养活一个团的责任……结果金星愤然离席,节目录制一度中断。刘福洋的朝鲜舞惊艳全场,从技术难度到表现力近乎完美、无懈可击。金星二话不说就举票通过了,刘福洋的舞的确跳得好,如果不是刘福洋退出决赛,冠军未必是张傲月!两虎相争,观众受益,他们之间的“恶斗”必定使决赛更加的好看!非常可惜。
    镜头三:大约陶鸣俊参加过很多的比赛,常是舞还没跳完就被打断,所以他一上台就请求评委看完他整支舞,对一个先天条件不好(个子不够高,比例不太好)但对舞蹈痴迷热爱的人来说,这样的机会难得,所以他把所有的情绪都放在了《我是一只小小鸟》上。金星的评价是:“我觉得感情有点过了,你一上台的表情就太饱满了,绷得太紧, 感情是需要慢慢沉淀出来的,是自然而然到那个份上迸发出来。”有低潮才有高潮,之前听过一个全国知名的舞编说:“舞蹈是个很残酷的职业,年轻的时候,肢体的表现力好,但对舞蹈的理解不够,当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后,对作品的理解强了,但肢体的表现力又差了……”
    在金星和方俊的指导下,重新处理了这个舞蹈,使它变得有层次,感情处理的更为合理。这个舞就变得好看了。其实生活就是这样的,只有相对概念才有价值,你说一个人1.80米的身高是高还是矮?这样的身高可以很高也可以很矮,这种相对关系其实适用于各个领域,就看你能不能体会理解并用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
    以上这样的“戏码”几乎在每一场“舞林争霸”的舞台上演,金星的点评得到学员和观众的认同和赞扬,所以在网评中,金星的支持率远高于其他的评委。在当今一团“和气”的社会大环境下,金星诚恳的直率和尖锐显得尤为的弥
足珍贵…
分类:闲人 | 阅读(907) | 评论(0)
舞粉儿(二)
2013-07-02 22:15
        舞粉二——林怀民
   我粉的另一个人是林怀民。林怀民14岁开始发表小说,是60、70年代台北文坛瞩目的作家;大学就读于新闻系;留美期间,在二十多岁通常舞者们考虑退路的年龄才开始研习现代舞;1972年在美国爱荷华大学英文系获艺术硕士学位;1973回台湾创办了台湾著名的云门现代舞团至今。
   在云门舞团成立的四十年间,林怀民创作了“白蛇传”、“薪传”、“红楼梦”、“九歌”、“流浪者之歌”、“水月”、“焚松”、“行草”等六十余出的舞作。结集出版的文字创作包括:“蝉”、“说舞”、“擦肩而过”等。他的舞团在世界各地演出获奖无数,而他自己在2013年获“美国舞蹈节终身成就奖”,这是继时代杂志“亚洲英雄”、德国舞动国际舞蹈节终身成就奖、美国约翰·洛克斐勒三世奖、法国艺术文学骑士勋章之后,国际舞坛对林怀民再一次的至高赞誉。
   以上这些的信息在各种媒体上很容易查到,而我却是在粉他以后才开始注意到他的成就。想来大概也有十年了吧?最初看到林怀民是在电视的一档采访节目中(我那时极少看电视,所以自然相信这样的偶然其实是一种必然)。一个瘦小精干的中年人,采访过程中始终透着台湾人特有的平和与安详,在节目里他说他的舞团、他的舞者以及他的舞蹈所展现的思想和精神,还有那些在禅悟里的超脱与平静。他的舞者,习禅、悟佛、练书法、学瑜伽,虽然那时并没有看过他的舞蹈,却被他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吸引,他说他每年都会去印度,在菩提伽耶佛陀得道的菩提树下静坐,简单的吃饭、睡觉,使自己的身心都回归到时间与空间的最初始状态,寻找、观想自身……
   如果说杨丽萍本能的以朴实自然原始的状态用舞蹈的方式来表现对自然、对民族、对生活的态度的话,林怀民则是借助了舞蹈的语言来表达他对东方特别是中国文化的精神、气韵,以及对生命本源的认识、思考和理解。象《行草》就是林怀民长年钻研东方动作与精神领域的成果,历代书法家的书写各有千秋,墨色水痕在宣纸上畅快淋漓的流走漫溢,飞墨行“舞”的字里行间,尽是书法家精神运气的留痕……书舞自古相通,草书就是张旭见公孙大娘舞剑悟道而来。美学家宗白华则认为:“由舞蹈动作展示延伸出来的虚灵空间,是构成中国绘画、书法、戏剧、建筑里的空间感和空间表现的共同特征,而造成中国艺术在世界上的特殊风格”。《行草》中的舞者表现书法家书写时的精神、气运、力道变化,用肢体动作呈现出抑扬顿挫的律动和明断的急缓行止,我们说:“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腕下笔墨为外形的线条轨迹与舞者肢体的舞动一样,最终都归于“心”。
   林怀民和他的云门舞团以不同的曲目展现出生命的包容、内省、冥想、静观和最为本质的呼、吸。因为接近本源,所以可以被大部分人认同并喜欢,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
   外界是喧闹的,被世界的掌声和赞誉包围着,林怀民却静静的说:“我仍然只是静坐在自身之中,观想着自己的呼和吸……”
   这样的林怀民,我只能成为他的粉了。
分类:闲人 | 阅读(831) | 评论(0)
舞粉儿(一)
2013-07-02 22:11
    
      这文字断断续续写了好久,结果越写越多,只得把它截成几段来发,免得大家看得不耐烦。
      上周一安排好所有事情,为的是晚上能去看芭蕾舞表演。结果傍晚时分暴雨如注,天似被撕开了口子,里面的水倾泻而出,等了半天,竟一点没有倒尽的样子,望着楼下不断加深的积水,掂量自己很不咋地的车技,想起当年暴雨后有人曾在这条路上抓鱼的情景,生怕大雨里被困在黑灯瞎火的半道上进退不能,期盼许久的演出最终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找到之前错过的《舞林争霸》终极对决赛的视频,总算稍能安抚我相当沮丧的心情。
        舞粉一——杨丽萍
      杨丽萍是《舞林争霸》的评委之一,粉她很多年,最初自然是因为那支《雀之灵》。我很八卦的知道,她的那条白色孔雀舞裙花了两千多块钱(当年是一笔巨款),她是以个人名义而不是代表民族歌舞团参加那一届的全国舞蹈比赛。杨丽萍报名时差点错过了比赛,工作人员看这小姑娘骑了那么久的车大老远的赶来实在很不容易,动了恻隐之心,在报名截止后仍勉强收下了《雀之灵》的录影带,没想到一鸣惊人,竟然得了全国一等奖,这个舞被春晚选中后,杨丽萍和她的《雀之灵》便家喻户晓,无人不知了。
   如果仅仅是舞跳得好,还不足以让我粉她,想是因为她对舞蹈的执著和坚持,以及对名利的态度让我不得不成为她的粉儿。
   杨丽萍说:“舞蹈对我来说是很神圣的,它是我的信仰!”“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个职业舞者,我是用生命在跳舞!”所以,无论是在排《云南印象》时操心招募、训练毫无舞蹈基础和表演经验的民间演员,重新编排收集、整理、提炼民间舞蹈,舞团的管理工作等等,还要筹措资金来维持《云南印象》排练。在长达近两年的时间里,因为投资方中途撤资,她不得不卖掉昆明的房子,接拍从不涉足的广告……还是在《藏谜》的创作中几天几夜不眠不休……,这在常人眼里异常艰辛和近乎疯狂的事,到杨丽萍这儿就成了风轻云淡很不值一提的事,她说的最多的是:“这是你想要做的,所以不觉的苦!”
   一直以为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人。因为生活因此而有目标、有方向,内心有归属。从这点说,杨丽萍无疑是个幸福的人。她始终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自己执著的事不退缩、不妥协,即使是在体制内的时候,仍然能遵从自己的内心,按自己的方式跳舞……
分类:闲人 | 阅读(853) | 评论(2)
答黄剑芳老师
2013-06-10 20:44
        不知为什么的我的计算机无法在博客上留言,只好在这里这么写下。
   我一直犹豫要不要自己弄个好点的相机,只是一来怕重,二来对这些机械的东西本能的抗拒,虽然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比较“傻”了。想想黄剑芳老师的技术,于是我觉得不用自己费劲了,有感觉的请大师出马就好了。更何况他还有很多徒弟,每每看这那帮孩子背着相机在校园对着夕阳、对着鲜花一通狂拍,心里真是羡慕得紧……
    周一值班,看到盛开的绣球花在雨里很精致的开着,而且颜色各异,因为花期不同,植物体内代谢有差异,结果PH值发生改变,形成不同颜色的花。具体的,化学老师解释得很清楚了,我就不啰嗦了。
    黄老师还有一个宏伟计划,拍校园花谱图,很好的想法,强烈支持下。
    我努力练习下,希望我的技能在不久的将来能表现一中校园的风貌。
     发几张钢笔画,记载我面前的工作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