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泰山•千里江山图
2015-11-09 10:55
    

【友情提示】本文照片共计22张,照片均在移动大巴中拍摄,常听朋友说照片美于实景,但此组照片实不能反映雪后气势磅礴的阿尔泰山全方位带给的震撼!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几次,或在页面内任意空白处按住鼠标左键向下拖动,拉开页面。

1

2

3

4

5

宋徽宗时期,十八岁天才画家王希孟作二十米长卷千里江山图,陈丹青老师评价极高,说在故宫欣赏原作时用脑袋抵在展柜的玻璃上看,看得像个傻子一样”,感叹其“实在是太辉煌”。这样的山水巨作却以实景方式呈现在从禾木到喀纳斯雪后放晴的旅途中,大自然这位天才的画家将大雪涂抹在阿尔泰山千山万壑中后,又将(太阳)光线打在巨大的“画布”上,前所未见的锦绣山河使坐在大巴车上的我用脑袋抵在车窗玻璃上看得像个傻子一样,一直到贾登峪的近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里,其实,全车人都在犯傻。

离开禾木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就像头一天还沉浸在禾木秋天的素描里,而第二天就来到雪国的禾木一样。因为大雪封山,中午放心与朋友到回民餐馆吃火锅,火锅刚准备好,领队就来电话说尽快回客栈整理行李,出山的公路可以通车了,我心里嘀咕一句真是大煞风景,匆匆吃完火锅,回客栈打包行李直奔禾木车站,在禾木车站候车时才注意到天空已经放晴,大雪开始融化。

汽车离开禾木时我正准备闭幕养神,经过一个山谷时不知谁叫了一声,真美啊!转头朝窗外望去,铺陈于大地的雪在阳光中灿灿地生光,仿佛一张特制洁白的画布,眼睛首先被山谷中央炊烟袅袅牧民的毡房吸引,这时有人说孤零零一座毡房真是太寂寞,后座石河子大学的一位老师说,禾木游客多了,不少原住民迁往更偏远的山中,他们本就是大山子民,何来寂寞?说的真好,这又使我想起比尔·波特(赤松居士)1989年对终南山隐士的拜访,由于游客的增多,不少隐士选择终南山更偏远的深山老林,但他们是“全天下最快乐的人”。

汽车的移动请出了白桦林后面的羊群,在新疆,一路上看到最多的动物就是羊群,沙漠、戈壁、草原、高山上,到处能见到羊群的踪影,从乌鲁木齐坐车穿过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北上,荒凉的戈壁杳无人烟,但一觉醒来就能看到羊群,给无情的戈壁滩带来有情的希望。阿尔泰山区地肥水美,常常可见到头戴艳丽小帽的哈萨克牧民赶着大群的羊群缓缓走过,雪后的山谷,羊群融入大地,雪地牧歌绽放别样的韵律。

顺着山谷中的小溪目光移向远方,是阿尔泰山美丽的泰加林,茂密的原始森林中,挺拔的落叶松、苍劲的五针松、塔形的云杉、秀丽的冷杉、俏丽的白桦,遮天蔽日,郁郁葱葱,森林的秋妆尚未褪去,又披上一层厚厚的大雪,整个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看近处那些落了叶子的白桦与落叶松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那些冬夏常青的云杉和冷杉上,堆满了蓬松松、沉甸甸的雪球,一阵风吹来,树木轻轻的摇晃着,将那美丽的银条和雪球都抖落下来了,玉屑儿似的雪末儿也随风飘扬,在雪后的阳光下,幻映出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彩虹”,真美啊,汽车中的游客不断发出惊叹声,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这不是景,这是画啊!”远方的朋友看到传出的照片,由衷赞叹道。

6

7

8

9

10

11

12

13

14

这让我想起宋徽宗时期,十八岁天才画家王希孟作二十长卷千里江山图》(图15,陈丹青老师评价极高,说在故宫欣赏原作时用脑袋抵在展柜的玻璃上看,看得像个傻子一样”,感叹其“实在是太辉煌”,“你看《千里江山图》的开阔,开阔得非常具体。如果把这幅画切割成无数个局部,每个局部都可以是一幅画,都是细节。隋唐五代,包括北宋的大家,你去看看,找不出一幅画能够收纳这么多自成格局的景别。而每一个景别,有这么多详确动人的细节。”

对为何十八岁的宫廷画家王希孟为何能画出这幅传世巨作,陈丹青老师的解释颇得我心,因为是“天才”和“青春”,天才不必多说,青春值得一笔:

通常成年的老熟的大师,喜欢做减法,也就是所谓取舍和概括,可十八岁英年的王希孟呢,他是忙着做加法。人在十八岁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不枝蔓,不繁杂,通篇贵气,清秀逼人。那就是他的天赋了。他降生在中国山水画的黄金时代,他在黄金时代只有十八岁。他在十八岁上,又有一个宋徽宗亲自给他调教。如此这般,我想他也闹不清怎么画出这幅伟大的画卷。十八岁干的事,多半其实是不自知的,他好也好在不自知。照西洋人的说法,那是上帝让他干了这件事情。
  
我们在想象中国古典画家的时候,都是白胡子老人。明清文人画,确立了山水画中的老人符号。晚清民初的黄宾虹、 齐白石、张大千,又坐实了这类符号的单一想象。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与其说是陈丹青老师点评十八岁王希孟的名画千里江山图,倒不如说是陈老师在诉说无所畏惧十八岁的青春,感觉陈丹青受木心先生的影响,经常有很灵动的句子闪现,看起来过瘾,我确信,“陈丹青的眼睛,是这个时代最珍贵的艺术财富”,跟随陈丹青的眼睛,能够“洞见幽微辽阔的万华世界”。

如果不是秋天,如果不是秋天的雪后,如果不是秋天的雪后的放晴,能有这番美景吗?在秋天的阿尔泰山,我分明看见上帝他老人家是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阿尔泰山的“千里江山图”。

15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16

17

18

19

20

21

22

【附录1】王希孟(北宋,公元1090~?),中国绘画引史上仅有的以一张画而名垂千古的天才少年。王希孟十多岁入宫中画学为生徒,初未甚工,宋徽宗赵佶时系图画院学生,后召入禁中文书库,曾奉事徽宗左右,但宋徽宗慧眼独具:其性可教,于是亲授其法。经赵佶亲授指点笔墨技法,艺精进,画遂超越矩度。工山水,作品罕见。徽宗政和三年(1113年)四月,王希孟用了半年时间终于绘成名垂千古之鸿篇杰作《千里江山图》卷,时年仅十八岁,此外再没有关于他的记述,不久英年早逝。

【附录2】陈丹青老师解读《千里江山图》

分类:大美新疆 | 阅读(1175) | 评论(0)
禾木•雪国
2015-11-04 17:43
    

    【友情提示】本文照片共计18张,部分照片用手机拍摄(已注明),感觉手机成像质量究竟还是不如单反镜头。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几次,或在页面内任意空白处按住鼠标左键向下拖动,拉开页面。

1

2  手机拍摄

3

4

5

在禾木的早晨睡到六点就自然醒了,拉开小木屋的窗帘,差点尖叫起来,纷纷扬扬的大雪从空中飘来,入地时却悄无声息,晨曦中,大地一片莹白,四周静谧悠远,沁人肺腑,赏不够禾木秋色,却猝不及防来到雪国。

洗漱完毕,准备好相机包,穿上带来的所有御寒衣物,等待和约好的朋友一起上禾木观景台。

约六点半,朋友来敲门,客栈还没有发现其他团友活动的迹象,大门紧闭,三人毫不犹豫翻越栏杆而出,一路上雪似乎越下越大,裹住头部的大围巾要不停卸下抖落雪花,朋友见了要将雨衣给我,她说她的衣服防雨雪。旅游认识的朋友,相处时间甚至超过一些同事,这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经过约四十五分钟的雪地行走,三人爬上100多米高的观景平台,禾木村的观景平台是天然的大平台,长度约2000,宽度约100200多米,仿佛上帝他老人家为美丽的禾木专门配置的一样,站在平台上,禾木村一览无遗,翻山越岭来禾木的路上我不知多少次想象过禾木秋天的晨景:远处有高耸的雪山,雪山下有大片的白桦林,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白桦林中间是薄雾笼罩、炊烟袅袅的村庄,清澈见底的禾木河从村旁流过,这样的美景今天能见到吗?

平台上早有100多位摄影爱好者支起三脚架一字排开,风景摄影在外人看来是一件苦差事,他们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但还要想牛马那样吃苦耐劳地在崎岖山路上跋涉,追逐即将消失的光影,虐待自己,但又无怨无悔,乐此不疲。找了一处落脚点后,我打开三脚架,给相机披上围巾防雪,静静等待时机。

雪似乎越下越大,越下越密,雪花也越来越大,像织成了一面白网,又像连绵不断的帏幕,往地上直落,漫天飞舞的雪片,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在厚实的云层浸润下呈现淡淡的蓝色回光,远处的禾木仿佛极地童话世界的村庄,等待于宁静的雪地,似乎屏息于海洋深处,感到自己在下潜(6)

6  手机拍摄

7  手机拍摄

8  手机拍摄

远处一座木屋的灯光亮了,不一会儿,山底传来马玲声,迷失在空旷雪野的我忽然找回自己的脚步,“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十几年未见的大雪,又让我想起童年时候的故乡,记得今年暑期回到闽赣交界大山深处的故乡,Joy问我:“爸爸,你小时候最快乐的事是什么。”我说:“每年大雪封山时,村子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那时最快乐,小伙伴们或聚在屋子里烤火,大人在一旁聊天,他们说他们的,我们玩自己的;或将两片毛竹烤软弯曲,再钉上木板制成雪橇在雪地里疾驰,发出尖叫兴奋的声音;或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谷子,看鸟雀来吃时,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一拉,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或在雪地堆雪人,打雪仗,有时被冰冷的雪球击中,雪顺着领口钻入肌肤,冷彻骨髓,但一会热汗暖遍全身……”

Joy听罢兴奋极了,她说她也要堆雪人,打雪仗。我沉默了,故乡,听说已经很难得有那样的大雪了,那时我常常和小伙伴沿着大雪封山的公路,走到出村必经的坳口,在那回头可以俯瞰四面环山的故乡,而往前就是走出大山的弯弯曲曲伸向远方的公路,那时总想我什么时候能走出大山去看看,而现在魂牵梦萦的是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故乡去看看。

大雪依然没有停的意思,领队电话催我们回去吃早饭。早餐后钻入被窝补觉一会儿,起床发现团队较青春的队员不知是出去玩了呢,还是躲在屋里睡觉,看到留在客栈大都是更岁月的一批,面对积雪的院子,不知谁提议我们堆雪人吧,大伙热烈响应,有的直接滚雪球做人头,有的用铲子、木板等扫拢积雪堆雪身,客栈老板说他提供木炭当眼睛、胡萝卜做鼻子,不到半小时,雪人在院子里立起来(图9),接着将“游侠客”黄色的队旗插上去,大伙轮流照相,对领队峰子说这回免费给你们公司广告,何以回报?峰子上去拍照时一颗雪球正中下怀(图10)。

9  本组图手机拍摄

10

 “游侠客”黄色队旗收走后,雪人先被围上蓝色围巾,众人觉得颜色不够鲜艳,换上红围巾,戴上红帽子,围着雪人欢呼雀跃。雪人不断更换新装,大伙心情像鲜花一样灿烂,中年人似乎青春了,青春又像小孩一样,年轻的先生像小朋友过家家一样兴奋地背起媳妇,欢歌笑语洋溢整个院子,得意忘形之时我哼起崔健那首《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

我没穿着衣裳,也没穿着鞋

却感觉不到西北风的强和烈

我不知道我是走着还是跑着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给我点儿刺激,大夫老爷

给我点儿爱情,我的护士姐姐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

YiYe YiYe

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YiYe YiYe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

雪似乎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现代文明侵蚀之处,雪被融化的无影无踪,遥远南方那回不去的故乡,留下的不仅仅是淡淡的乡愁,更有一种无力回天的遗憾——可雪地的人们是如此地兴奋,如此自由地与一个原初的世界相嬉,甚至引得人们纷纷放下了都市的世故,尽情在这雪地里撒野——禾木,这雪国的禾木,是成年人心中秋天的童话(1115)

11

12

13

14

15

给远方的家人发去几张照片,Joy说,她喜欢下雪,喜欢我们堆的雪人,很漂亮,她问我小时候在老家是不是这样堆雪人,我说是的。老婆说,这几天奶奶看到Joy从小到大睡觉都要抱着的那件棉袄已经破旧了,说给她换一件新的棉袄抱着睡觉,Joy反问:“奶奶,如果你的孩子长得很丑,你会换掉他吗?”奶奶惊讶说不出话来,Joy上一年级了,说话本领更强了。

16  禾木喀纳斯蒙古民族乡中学,学校的教室是禾木乡最漂亮的

17  午后大雪融化,遇到上学的孩子们

不会忘记大雪的那天早晨,赏不够禾朩秋色,却猝不及防来到了雪国,晨曦中,大地一片莹白,四周静谧悠远,冷风中黄叶如蝶飞舞,只是“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十几年未见大雪,刹那间有种落叶满空山的感照。

18

   

分类:大美新疆 | 阅读(1069) | 评论(0)
禾木•秋天的素描
2015-10-20 18:43
    

    【友情提示】本文照片共计22张,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几次,或在页面内任意空白处按住鼠标左键向下拖动,拉开页面。

1

2

3

4

5

可可托海的秋天美得跟真的似的,禾木的秋天真得跟假的似的。

还在可可托海的时候,就听到禾木山区下雪封山,我心凉飕飕的;但新疆导游接下来又给了我们希望:“已经从乌鲁木齐增调扫雪车前往。”我分明听到的是丘爷名言:“相信党,相信政府。”——那是6月份高考考前辅导给学生鼓信心时用的,我心顿时热乎乎的,二年前与丘爷一起到过喀纳斯,但没来禾木。

在中转站布尔津,又跑到两年前与群林、丘爷、丽姜、林奕大快朵颐的那家冷水烤鱼店,恋旧啊!

第二天,天空放晴,情不自禁感叹咱们“游侠客”人品没话说!

拂晓时分从布尔津出发,到喀纳斯山门贾登峪转换景区大巴去禾木,下午约一点左右到禾木,匆匆吃过午饭后,迫不及待,大伙都想出去逛,进村时大伙可都看到了,这是一个四周被高耸雪山和大片白桦林环抱的村庄,雪水汇聚的禾木河从村边流过,禾木,是游侠客心中秋天的童话,等着写下自己的故事。

在当地牧民的怂恿下,我和几位朋友选择骑马上美丽峰,这是我第一次骑马,背着沉重摄影包费很大劲才骑上马背,尽管如此,我眼泪水快要流下来,因为我发现整个身体柔韧性和力度明显下降——我真是老了?!年轻时不理解刘备感叹“髀肉复生”,现在理解了。

本以为骑着马还能潇洒拍照,所以胸前挂着相机,肩后背着相机包,一手拧着三脚架,头上裹着大围巾。不过当马儿跑起来时,我叫苦连天,不从马背上摔下来成了最大的奢求,拍摄就一边凉快去吧,同行的朋友看到我的相机一路上下翻腾,感觉要飞起来,好帅哦!其实那叫一个活受罪!所以当马儿从美丽峰下来,经过峰底一个山谷时,我建议在山谷休息后再走路回去,花花与莉莉欣然响应。

这是美丽峰下的一个小山谷,一条小溪从谷中流过(图3、图7),汇入山底的禾木河(图6),小溪两边是金灿灿的白桦林(图5、图8),白桦林傍边是草场,草场之上是雪山,一群牛啃着草从远处慢慢走来,怡然自得,真乃一幅天然的画卷(图1),于是三人端着相机跟拍,不知不觉随牛上了山坡(图9),牛儿会不会觉得我们很可笑呢?抬头望见花花和莉莉正在指点江山,绚丽的服色完美融合白桦林中(图10)。

6

7

8

9

10

从山坡下来我钻入小溪边的白桦林,透过树林间隙发现一头落单的牛儿回头好奇看着我(图11),我学牛 “哞哞”叫了两声,牛儿遂安静下来低头吃草(图12)。

正坐下休息时,飘来悦耳铃铛声,一队马儿由领马人牵领慢慢爬向美丽峰方向(图13),应该是去接游客下山吧?忽然觉得坐在白桦林里看着从山谷中走过的人是一件有趣的事。又过了一会儿,拖拉机“突突”声临近,一辆手扶拖拉机扭着秧歌似的上了山坡(图14),后面坐着似乎是一个孕妇,啊,看清楚了,是站着不是坐着;没多久,一对着装时尚的年轻恋人骑行下山,在山谷下马,手牵手进了白桦林,真美啊,年轻时就应该是这样的!

当看到三位学生模样的女孩从美丽峰下山,其中一位背着大背包,像是露营的帐篷时,我们好奇心骤起,上前问之,原来是新疆石河子大学的学生,一行四十多人从喀纳斯贾登峪穿山越岭徒步过来,问耗时多少,答曰两天一夜,问冷吗,答曰当然冷,但大伙聚在一起也就热了,问风景美吗?哪位背帐篷的女孩骄傲地说:“当然!岂是这边能比?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在我的眼里,我的心上,我的手机卡片里,我的相机镜头中!”说完潇洒前行,头也不回(图15),哇!我已多少年没有这样说过话啦?年青真是好!我一时冲动想追上去对她说:“最美的风景其实就在我的眼前。”念头刚起又落了下来,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11

12

13

14

15  3位石河子大学学生从贾登峪翻山越岭徒步过来

走出山谷扭头回看的那一瞬间,又一队游客淌过溪水前往美丽峰,白桦林映衬下的马队有一种醉心的美丽(图4),几小时之前,自己或许也是别人眼里风景中的一员呢!

回到客栈稍作休整,背起背包又爬上村口的山坡,一大队人马已经支起三脚架在坡顶等候夕阳和炊烟,那天下午天气其实并不好,云层很厚,但就在我快到坡顶的时候,阳光从厚厚的云层空隙撒入远处的禾木河,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村子里几缕炊烟袅袅(图16),真美啊,机不可失,直接对准美景按下快门,3分钟后,阳光又被云层挡住。

拍完美景回头才发现我的身后有一位摄影师,年纪约60多岁,三脚架上的相机长相怪异,走进一看是大名鼎鼎的哈苏,30多万元啊!一路走来发现好的相机似乎都在退休老人手里,年轻人则用手机,中年人用中端机。我忍不住又回看了老人一眼,凭我强大的5.99感觉知道老人来历不凡(第二天回喀纳斯时友人恰与老人同坐,交流中获知老人为国家摄影杭州站指导),这位摄影师不断指导旁边的一位学生(也是老人),比如等待时机要有耐心,时机一来要当机立断;再如拍摄对面山坡上白桦林时,真正的亮点是树下吃草的牛群,可是对面山坡距离超过一公里,看看他的长焦镜头,我只有望之兴叹;当阳光又从云层出来时,他又提醒应抓紧拍摄有层次的山景,突出阳光明暗线的对比(图17);不久,在我们眼皮下的山坡一块突出的岩石上,四只山羊绕着石头嬉戏的场景也被他发现(图18),摄影师提醒我们赶紧拍,是很好的小景……最后,望着喀纳斯方向的雪山顶上的云层(图19),老人说夜里估计要下大雪,但雪后有很好的天气,这一切后来都得到印证——姜,还是老的辣呀!

16

17

18

19

秋天的禾木,处处流光溢彩,绚丽夺目,有炊烟袅袅的小木屋,有悠闲放牧的图瓦人,有落叶纷飞的白桦林,有流水潺潺的禾木河,有牛羊成群的秋牧场,有高耸巍峨的大雪山……还有:哪怕你在天涯海角、越过万水千山也要寻觅到你的旅者。

20

21

22

分类:大美新疆 | 阅读(1336) | 评论(2)
可可托海的秋天
2015-10-15 11:26
    

    【友情提示】本文照片共计24张,若网页打开后未能完全显示,请将页面多刷新几次或在页面内任意空白处按住鼠标左键向下拖动,拉开页面。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可可托海的秋天,如梦,如幻,如诗(图18)。

1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2   可可苏里湖


3   额尔齐斯大峡谷风光——哈萨克民居

4    额尔齐斯大峡谷风光——“瀑布化石”

5   石峰顶端的白桦树


6   山坡上的白桦林


7   雄奇伟岸的神钟山


8   奔流不息的额尔齐斯河

挡不住北疆秋色的诱惑,国庆长假期间,我背起背包,再次来到美丽的新疆,第一站是位于新疆北部富蕴县城东北48公里阿尔泰山间的可可托海。

可可苏里的邂逅

翻山越岭到可可托海之前首先要经过一片海子,那就是可可苏里湖(图9),因为有野鸭经常出没,可可苏里湖又叫“野鸭湖”(图10)。“可可苏里这几个字排列在一起,读着都能读出几分诗的韵味,果不其然,在湖边看到可可苏里的稻草人后(图11),我猜这背后应该有美丽的民间爱情故事,正在想象可能是一个怎样的故事时,惊鸿一瞥,湖面对映出木栈道一对恋人或是夫妻迎面走近的美丽倒影,斑驳的水草给画面增添些许胶片时代片尾的怀旧感,恍惚就是想象中的恋人可可苏里,我毫不犹豫举起相机抢下这一镜头,这张照片成了此次北疆之行自己最喜欢的几张照片之一(图1

【备注】事后知道照片中的男女主人公就是自己参与的“游侠客”旅游团中一对年轻的夫妇。

沿着可可苏里湖边栈道继续游玩时,迎面走来一位老太太,胸前挂着两台佳能相机,一台5d2,另一台5d3,红圈镜头,正感叹之余,她请求我为她在湖边拍几张照片,因为她说我胸前挂的相机也是5d2。闲聊时获知老人在可可托海工作整整30年,把一生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矿业,她深爱这片土地,退休回老家后不远千里故地重游非常激动,她说可可托海的稀有金属矿早在建国初期便响誉海内外,在我国与前苏联关系紧张的三年困难时期,可可托海三号矿坑为国家偿还前苏联三分之一的债务,也为中国的“两弹一星”立下不朽的功劳。老太太建议有时间可以去看看这座英雄的三号矿坑,就在可可托海镇上,深达200多米。

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安排来不及,两次经过可可托海镇那座具有传奇色彩的三号矿坑,都没能爬上去看看。

9   可可苏里湖(第二天天晴的补拍)

10   可可苏里湖中野鸭成群

11   “可可”与“苏里稻草人(本图由友人提供)

额尔齐斯大峡谷的秋色

可可托海,哈萨克语的意思为“绿色的丛林”,蒙古语,意为“蓝色的河湾”,从中也能感受其旅游资源的丰富,位于可可托海镇东侧的额尔齐斯大峡谷坐实了哈萨克语与蒙古语的描述。

经过一宿充足的睡眠,拂晓时分我就自然醒了,人越老晨起越早,离约定早餐还有约一个小时,我爬到宾馆对面山坡上俯瞰可可托海镇(图12),北方的秋天早晨给人冰爽的感觉,当爬上一座山丘时,远处的雪山披上霞光,东方天空红彤彤的一大片,今天有一个好天气! 一扫昨日阴天的忧郁,我的心情荡漾起来。

12   可可托海镇

早餐后,来自全国各地的29位“游侠客”坐大巴向额尔齐斯大峡谷出发,经过前一天的接触,彼此间渐渐熟悉起来,花花和莉莉来自苏州,昨夜一起拼桌吃羊肉串,自然,峡谷之旅约好互相给对方拍照。

额尔齐斯大峡谷又叫神钟山峡谷,全长约40公里,额尔齐斯河便从这深山峡谷间浩荡流过,景区旅游车带我们沿额尔齐斯河逆流而上,一路上两岸有无数的奇峰怪石,裸露的花岗岩石壁表面多呈密集蜂窝状的凹坑,如“石瀑”一般(图4),峰顶白雪皑皑,峰底桦林绚丽,与峡谷内叠石湍流的额尔齐斯河相得益彰,不同于秀美温婉的江南山水,阿尔泰山勾勒出的山水画卷粗狂、苍凉而峻幽。难怪契丹才子耶律楚材有过这样的称赞:“千岩竞秀清人思,万壑争流壮我观,云覆云开岚色润,松巅风起雨声乾,风光满贮诗囊去,一度思山一度看。”(1318

13

14

15

16

17

18

【图1318   额尔齐斯大峡谷风光】

45分钟,旅游车到达峡谷百景之最的神钟山,只见一巨型花岗岩体从地面冲天而起,犹如一口雄起的巨钟扣在额尔齐斯河一侧,高约三百多米,岩壁缝上生长着白桦树、青松和西伯利亚云杉,斑驳的色彩为冷峻的灰白色巨石增添一份温度。爬上神钟山对面山坡,“U”形的额尔齐斯大峡谷尽收眼底,神钟山峭壁插云,悬崖逼水,孤峰傲立(图7)。

山坡上有一片白桦林,金灿灿的树叶醉倒所有游客,尖叫的声音此起彼伏(6),秋天白桦的叶子像是把阳光都融化进自己的每一片叶子里似的,雪白的树干在一片金黄的对比中便显得越发美丽,白桦林总是让人想起青春,想起少女,想起跟着爱人上战场,想起肃穆沉思的力量和寥廓霜天的境界(1924)。

花花和莉莉喜欢白桦林傍边那棵孤立的白桦树,我为她俩拍下这张照片(图23,想起张雨生的那首歌《我是一棵秋天的树》,心里哼唱了几句。

时间不早了,下山前,再次俯瞰额尔齐斯大峡谷,有一种依依不舍的离情,对于长期生活在江南的我而言,可可托海的秋天无疑是苦苦等待得来的上天的垂青,“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此时朗读王勃名诗《山中》的末二句,淡妆浓抹总相宜,喜欢木心先生的解读:“字很轻,景大。” (图24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可可托海的秋天,如梦,如幻,如诗。

19


20


21


22

【图1922   额尔齐斯大峡谷白桦林

23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24   况属高风晚,山山黄叶飞。”

 

分类:大美新疆 | 阅读(1241) | 评论(4)
总:4条  1/1页 1-4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