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数学版情书PK南大物理版情书
2014-01-11 19:26
    
数学




物理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873) | 评论(0)
数学是个女孩(转)
2013-11-30 19:00
    

数学是个女孩

你端庄、典雅

还有一袭亮丽的头发

数学是个女孩

20年前我曾与你写过一个关于爱情的公式

只为了

20年后能与你分享一份名叫数学的爱情

我一直以为很懂你

你说你听过一元二次,我便列了这方程与你看

你说你喜欢函数图象,我便画了好几幅供你赏

你说排列组合很奇幻,我便买了衣服任你拼选

你说题目再繁、再难也有答案

我便终日不眠,开始了不停地写写算算

其实,做数学题就像谈恋爱

越是得不到就越难以忘怀

数学是个女孩

待少年硕果累累

你嫁我可好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530) | 评论(5)
[转] 数学&love
2011-01-13 11:08
    
我们的心就是一个圆形,
因为它们的离心率永远为零。

我对你的思念就是一个循环小数,
一遍一遍,执迷不悟。

我们就是抛物线,你是焦点,我是准线,
你想我有多深,我念你便有多真。

零向量可以有很多方向,却只有一个长度,
就像我,可以有很多朋友,却只有一个你,值得我来守护。

生活,可以是甜的,也可以是苦的,但却不能没有你,枯燥平平,
就像分母,可以是正的,也可以是负的,却不能没有意义,取值为零。

有了你,我的世界才有无穷大,
因为任何实数,都无法表达,我对你深深的love。

我对你的感情,就像以自然常数e为底的指数函数,
不论经过多少求导的风雨,依然不改本色,真情永驻。

不论我们前面是怎样的随机变量,不论未来有多大的方差,
相信波谷过了,波峰还会远吗?

你的生活就是我的定义域,你的思想就是我的对应法则,
你的微笑肯定,就是我存在于此的充要条件。

如果你的心是x轴,那我就是个正弦函数,围你转动,有收有放。
如果我的心是x轴,那你就是开口向上、Δ为负的抛物线,永远都在我的心上。

我每天带给你的惊喜和希望,
就像一个无穷****里的每个元素,虽然取之不尽,却又各不一样。

如果我们有一天身处地球的两侧,咫尺天涯,
那我一定顺着通过地心的大圆来到你的身边,哪怕是用爬。

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居异面直线的两头,
那我一定穿越时空的阻隔,划条公垂线向你冲来,一刻也不愿逗留。

但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被上帝扔到数轴的两端,正负无穷,生死相断,
没有关系,只要求个倒数,我们就能心心相依,永远相伴。

爱情是多么的神秘,却又如此的美妙,
就像数学,可以这么通俗,却又那般深奥。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1115) | 评论(1)
[转] 数学系男生的情书
2011-01-13 11:06
    
亲爱的XX:
  我们相识快四年了。今天晚上,当我傻傻地看着满天离散的星星时,你的名字就像实数轴上的无理数一样几乎占据我的整个心灵。
  你是那样地美丽,即使世界上最美的分形图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一头披肩的长发把一维流形表现惟妙惟肖;嵌着一对酒窝的脸蛋将天下的二维曲面羞得无地自容;婀娜多姿的身段让所有的x轴、y轴、z轴都迷得神魂颠倒。
  你是那么地纯洁、善良,就像单纯形一样简单。
  自从我见到你地第一次起,你就成了我全部生活的中心。你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么特别,就像2是素数中唯一的偶数一样。我要成为你的卫星,在自己的轨道上痴痴地望着你。虽然有时近,有时远,但永远都围着你。我要做你的对偶空间,细心地记录下你的每一点性情。我要成为你的伴随矩阵,你退化,我也退化;你可逆,我也可逆。每天早晨起来,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回想一下你的特征根,我要把你牢牢的刻在我心中;每次吃饭时,我会牵挂一下你的范数,别又胃口不好了;每天晚上,会忍不住给你打一列正弦波,这样才不会失眠;每天在梦里,我都会徘徊在心中的信赖域,那儿存放着你的每一张画面。
  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才知道了频率的意义,它是来记录我见到你时心跳的感觉;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才明白了无序的含义,它就是你对着我笑时,我脑子里的图象;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才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穷大:任何一个实数都不足以表示我对你的思念。
  我终于知道了延拓的内涵,连你养的小狗、你撒娇时的嗔怒,我都觉得万分可爱;我终于知道了逻辑的使命,是为了证明你我的结合是一个永真的命题;我终于知道了同态的实质,我与你就好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但这不是同构,因为我和你是喜剧。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茂盛的树是哪棵?我会说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时成为我们媒人的那棵生成树。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动人的图是哪幅,我会说是在长途汽车上,你靠着我的肩甜甜入睡时连通图。
  你知道我最大的期望是什么吗?是你的爱。你知道我最大的忧虑是什么吗?怕你的爱方差太大。但即使处在波谷,我也会满足柯西收敛条件,一直追着你,一致收敛于你。不快肯定是个零概率事件,最好是个不可能事件。
  你在我心中,就像菲尔兹奖在数学家心中一样——一生的理想,一生的追求。
  如果你要问我对你有多执着,我会告诉你,就像数学家征服费尔马大定理一样矢志不渝;
  如果你要问我是否会对你变心,我会告诉你,任何变换都不能改变我对你的爱!
  我爱你,XX!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1270) | 评论(0)
[转] 心灵的拓扑
2011-01-13 11:04
     心灵的拓扑
                        毛光寿
                       注:蓝色的字系拓扑学术语
 
                
 
                                                         因为平庸
                                                    才想到自我提升
                                                       终于有一天
                                                   发现新的轨道空间
                                                                找到了理想的邻域
                                                        放松的神经
                                                 开始出现自由的生成元
 
                                                         那天傍晚
                                                       头戴交叉帽
                                                  漫步初阳湖的边缘
                                                     思绪就像无理流
                                              眼神犹如泛宇宙天线
 
                                                       一位女孩
                                                    身穿纽结群
                                                   腰系Mobius带
                                                 胸前有个三瓣扭结
                                             一副精致的夏威夷耳环
                                                       迎面而来
                                                     又投影而去
 
                                                             她
                                               立刻成了心的向量场
                                                     我的目光回转
                                                心脏急剧收缩
                                                      脸皮快速加厚
                                                  转步向她单纯逼近
                                                            突然
                                                      一个滑动反射
                                                 手中的Klein瓶
 
                                                              同胚
                                                  不再是粘合空间
                                                              同构
                                                     成了单纯剖分
                                                        我俩同调
                                                          合作剜补
                                                      根据同伦
                                                          送去焊接
                                                     尽管粗野纽结
                                                        增厚
                                                    但是组合曲面
                                                        依然连通
                                                小心翼翼地给复迭空间
                                                    完全闭包
                                                     用懒散结
                                                     装饰覆盖
                                                     外系同心结
 
                                                       迟了
                                               她请我吃火腿三明治
                                                  眼神有了示性数
                                                  不管离散子群
                                                        忘却亏格
                                                相悦的网距在拉近
                                                       脑中嵌入
                                                      Poincare猜想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1078) | 评论(0)
[转] 从前有棵树,叫高数,树上挂了很多人
2011-01-13 10:55
    

从前有棵树,叫高数,树上挂了很多人
很久很久以前,在拉格朗日照耀下,有几座城:分别是常微分方城和偏微分方城这两座兄弟城,还有数理方程、随机过城。从这几座城里流出了几条溪,比较著名的有:柯溪、数学分溪、泛函分溪、回归分溪、时间序列分溪等。其中某几条溪和支流汇聚在一起,形成了解析几河、微分几河、黎曼几河三条大河。 
   
河边有座古老的海森堡,里面生活着亥霍母子,穿着德布罗衣、卢瑟服、门捷列服,这样就不会被开尔蚊骚扰,被河里的薛定鳄咬伤。城堡门口两边摆放着牛墩和道尔墩,出去便是鲍林。鲍林里面的树非常多:有高等代树、抽象代树、线性代树、实变函树、复变函树、数值代树等,还有长满了傅立叶,开满了范德花的级树...人们专门在这些树边放了许多的盖(概)桶,高桶,这是用来放尸体的,因为,挂在上面的人,太多了,太多了... 
   
这些人死后就葬在微积坟,坟的后面是一片广阔的麦克劳林,林子里有一只费马,它喜欢在柯溪喝水,溪里撒着用高丝做成的ε-网,有时可以捕捉到二次剩鱼。 
后来,芬斯勒几河改道,几河不能同调,工程师李群不得不微分流形,调河分溪。几河分溪以后,水量大涨,建了个测渡也没有效果,还是挂了很多人,连非交换代树都挂满了,不得不弄到动力系桶里扔掉。 
有些人不想挂在树上,索性投入了数值逼井(近)。结果投井的人发现井下生活着线性回龟和非线性回龟两种龟:前一种最为常见的是简单线性回龟和多元线性回龟,它们都喜欢吃最小二橙。 
   
柯溪经过不等市,渐近县和极县,这里房子的屋顶都是用伽罗瓦盖的,人们的主食是无穷小粮。 
极县旁有一座道观叫线性无观,线性无观里有很多道士叫做多项士,道长比较二,也叫二项士。线性无观旁有一座庙叫做香寺,长老叫做满志,排出咀阵,守卫着一座塔方。一天二项士拎着马尔可夫链来踢馆,满志曰:“正定!正定!吾级数太低,愿以郑太求和,道友合同否?”二项士惊呼:“特真值啊!”立退。不料满志此人置信度太低,不以郑太求和,却要郑太回归。二项式大怒在密度函树下展开标准分布,布里包了两个钗钗,分别是标准钗和方钗。满志见状央(鞅)求饶命。二项式将其关到希尔伯特空间,命巴纳赫看守。后来,巴纳赫让其付饭钱,满志念已缴钱便贪多吃,结果在无参树下被噎死(贝叶斯)。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928) | 评论(0)
[转] 数学分析告诉我们什么
2011-01-13 10:50
     人是不孤独的,正如数轴上有无限多个有理点,在你的任意一个小邻域内都可以找到你的伙伴。但人又是寂寞的,正如把整个数轴的无理点标记上以后,就一个人都见不到了。

    人生的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所谓追求错误的东西,就是你在无限趋近于它的时候,才猛然发现,你和它是不连续的。

    我们曾有多少的理想和承诺,在经历几次求导的考验之后就面目全非甚至荡然无存?有没有那么一个誓言,叫做f(x)=e^x

    人生是一个级数,理想是你渴望收敛到的那个值。不必太在意,因为我们要认识到有限的人生刻画不出无穷的级数,收敛也只是一个梦想罢了。不如脚踏实地,经营好每一天吧。

    有限覆盖定理告诉我们,一件事情如果是可以实现的,那么你只要投入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就一定可以实现。至于那些在你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就随他去吧。

    痛苦的回忆是可以缩小的,但不可能消亡。区间套最后套出的那一个点在整个区间上微不足道,但一定是存在的,而且刻骨铭心。

    人和命运的关系就像F(x)=xG(x)=x^2的关系。一开始,你以为命运是你的无穷小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才发现你用尽全力也赶不上命运的步伐。这时候,若不是以一种卑微的姿态走下去,便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分类:数学诗歌 | 阅读(714) | 评论(0)
总:7条  1/1页 1-7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