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12年11月的最后一周
2012-11-29 12:48
    
7点的夜,窗外连绵的雨,东街,二楼办公室,电脑前,想写点什么。
        经过了上周三、周四的初赛,周一周二下午第三节课的排练,就在刚刚,十佳决赛结束了。身边的学生工作人员边走楼梯还边齐声合唱。回办公室坐定,看到学生的微博上有了决赛的图文广播。
         早上,一个初三的学生问我:“老师,昨晚你几点回去?”我说:“七点多吧。”前几个晚上,十点之后还在和孩子们在Q上讨论,准备睡觉了有学生来短信问服装这样行不行。经过学生候场区,一个选手直接扑上来抱住我:“啊老师,我好紧张!”曦文说:文芳你想法好多啊。学生说:啊,这样很好玩!我们可以吗?Z说:得给你画一奖章吧。
        老师,你为啥呢?学生问。嗯,为啥呢?
        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十几年前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想想,其实我和学生一样都是孩子,只不过他们是小孩子,我是大孩子罢了。也许,我还留存有一点点年少的热情;也许,是想弥补一点点遥远的遗憾。我的记忆已经锁定,可孩子们的记忆却是我可以编织的。在他们最简单快乐有着如同水晶般心灵的年纪里,帮他们实现这样简单的开心和幸福,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吧。
        每次听到《北京北京》心里都会有小小的波澜,今天由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唱出,终究缺少了一份沧桑。同是雨夜,那个撑着伞
看手机呼吸灯扑闪和一只流浪狗站一起
        未来是可以慢慢延续的,未来也是可以嘎然而止的。人生是这样渺小,渺小到我们都化为统计表格里无比简单的一个“1”;人生是这样短暂,短暂到也许昨天在为出生率做贡献的那个表格里,明天就到了为死亡率添彩的另一个表格里。透过层层浮云,你敢不敢直视内心的烛光。“我想至死都将这光呵护。”我对丽彬说。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真主,一个老虎。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奇幻世界,一个理性人生。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过程,一个结果。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遗憾的是,我都没能好好的与他们告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分类:默认分类 | 阅读(1054) | 评论(2)
总:1条  1/1页 1-1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