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与孩子闲聊:关于科学的纯粹性
2014-05-07 23:06

与孩子闲聊:关于科学的纯粹性

今晚潇哥跟我聊《图灵传》,就谈到科学的纯粹性问题了。他赞成科学家是应该在象牙塔里的,不应该想着为社会“做贡献”,想这让成果转化成经济效益。

我说,这恐怕是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决定的。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中,经济发展是中心工作,社会又是一种“中心统一”的管理模式,那么必然要求“科技要转化成生产力”,所以像本国科技进步奖之类的,就自然要求“转化”的实效;我只能说,这是我们的发展阶段决定的。而发达之后的社会,或是从前优裕的贵族,对待科学的态度,则可以更悠游自在,让科学家们做更纯粹的事——因着兴趣,与奥妙的自然(理论)对话。

 

潇哥又拿来一本北大出版社的《高等数学》,这好像是他高二时上“北大先修课”的教材(我很高兴,经北大验收,他得了B+的等级),翻开绪论的一段给我看:

“有些人认为数学是‘丝毫不反映现实世界的纯形式体系’,从而也就从根本上否认了数学的应用价值。令人遗憾的是某些数学家也持此种看法。一位著名的数学家曾宣称:‘我的任何一项发明都没有,或者说都不可能为这个世界的安逸带来哪怕是微小的变化,……他们(指数学家)所做的工作和我一样无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科学家的言论很快被自己的成果推翻,他的一篇纯数学研究论文中的定理被应用与生物遗传学上,并以他的名字命名这项遗传学上的定律。”

北大教材的编者,显然是否定“数学无用论”的,这很正常:因为客观事实证明“数学有用”,且本国的科技发展政策也要求“数学有用”。但我却也很理解那位“著名数学家”何出如此决绝之言:拒绝“有用”,才能让自己更加心无旁骛,只为纯粹的数学而做研究;即便被用,他也可以认为与自己无关,这样的超然态度,又是一个纯粹的数学家所必需的。

 

我忽而想起易中天的《开卷何必有益》一文,取给他看;他读罢感觉豁然。

我说,其实做其他学问,做文艺,都有与钻研自然科学共通的东西,那就是只为趣味。儒家的文艺理论,是要“文以载道”的,孔子就认为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这成了中国文艺的传统核心,所以后来文艺为政治服务,也就是因袭使然。而康德就强调文艺的“游戏性”,这与那位数学家强调数学的“无用”是一样的。

最后我抖了抖易先生的文章,说:“读书还有这样一个好处,就是当你为一个问题纠结时,你会发现,其实自己的知音很多呢!某个名人或作家,说出了我心底的话,这种感觉很幸福吧?”

潇哥微笑着点点头。

 

2014-05-07

 

 

分类:万卷之思 | 阅读(1167) |评论(1)
最近访客
 
  • 游客

    06-13 16:51

  • 游客

    06-12 16:10

  • 游客

    06-11 23:02

  • 游客

    06-11 21:31

  • 游客

    06-10 18:59

  • 游客

    06-09 04:16

最新评论
 
  • 余洁: 真是“别人家的孩子啊”>_<
    说的真好!
总:1条  1/1页 1-1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