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记忆中,那些水……
2011-03-01 21:52

记忆中,那些水……

旅行时,对水的记忆总是会很深——

在内蒙古,其实可以见到许多种风光,有草原,可以让你策马驰骋(我的骑马技术还凑合呢!);有湖泊,可以泛舟于未污染的清波;有山岭,但不峻峭,是连绵的白桦的领地;当然,还有沙漠和绿洲…… 在沙漠上,我未曾见驼走大漠的苍凉,只是尝试着从高高的沙丘上滑下,浑身的细沙,只想能奔向一弯清泉…而它可能真的就在不远处,这是最妙的!

泉水聚成小湖,于是周围有了绿洲,这些水,都是可以直接饮用的……也有汇成大湖的,在克什克腾草原,便有这样的大湖,她的名字叫达里湖——策马在湖边,漾漾的,竟让我想起多年前的太湖了!

夕阳的斜晖适时地在湖面上荧荧地发着光,仿佛来自遥远的天堂的呼唤。我呆了;马儿,也呆了……

 

在浙江所见的,有拥挤了太多典故的西湖,大家都见过,我不想说了,其实隐藏在游人稀少之处的水,更令人神往。

冬天还去过雁荡山,大龙湫飞瀑成冰,可谓奇观,我和朋友们只在潭边打雪仗,也折了冰柱作剑……

溪口,蒋家门前的河,我并不在意它叫什么,所在意的是河畔用棒槌洗衣的妇人们,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动,那些古老的生存方式,我以为早就绝迹了,而隐藏在古老方式背后的,是不愿被全球化席卷的沉默的灵魂。

以下一幕,是从蒋家的客厅望出去,远山青黛,河水幽蓝,村落亦怡然静谧,真真天地人三才和谐——

在溪口,还有一处叫“妙高台”,有蒋介石的别墅,他也曾将张学良幽禁于此。

这里有飞瀑,还有不知名的湖,我将它们摄入记忆,追念着那一刹那的感动——如镜的湖泊,像将我的心都照得澄明了……身边还有别人的赞叹声,而对于我而言,只面对她,让她只与我对话……有一颗愿意被她的晶莹所摄的心,在祈愿如她一般清澈。

 会稽山,是属于王羲之的领地,虽然这里也有过勾践、范蠡,但,留下的印迹,多是书圣的。这里的水,结了冰,伴着一座寂寞的负雪古亭,与不远处的流觞曲水完全不同,他似乎在等我,等了几个世纪,沉默而萧索;当我与他相对时,生命有了对“悲怆”的初体验……那冷冷的相对,又分明有暖暖的温度。

而我独自探到兰亭景区的后门外,眼前竟分明是一片世外桃源——

 但体验过的最冷的水却是在夏天的丽江,在玉龙雪山脚下,那小河,似乎叫白水河,是山上融下的雪水,在八月的天气里依然刺骨寒冷……至今难忘!

到了冬天,高山的湖水如此幽蓝,仿佛是神女的清宫——

这湖水,使我不由得吟起那悠远的歌——高山上的湖水,好像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滴眼泪……

而溪流中的荇藻,分明还在诗人的梦里招摇——

然而,现在太多的水被污染了,像洱海、洞庭湖,都在我的记忆中黯淡着,所以,那些冰清玉洁的记忆,总令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无论春夏秋冬,都愿梦中有清泉流过……

 

分类:一江秋水 | 阅读(1307) |评论(1)
最近访客
 
  • 游客

    11-20 11:19

  • 游客

    11-19 14:48

  • 游客

    11-13 23:55

  • 游客

    11-11 04:05

  • 游客

    11-06 13:45

  • 游客

    11-03 12:31

最新评论
 
  • 刘炜: 对于我这种很少旅游的人来说,这样的记忆真是令人羡慕~
总:1条  1/1页 1-1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