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象牙塔里的小生灵
2011-03-24 22:12

偶尔读到自己的一篇旧文,又感慨校园里的风物之变化,于是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跟我一样,记得那只与我们看似无关的小猫……

象牙塔里的小生灵

 夏末的夜晚,昏黄的路灯刚刚亮起不久,灯光球场上的孩子们都歇了,离晚自修也还有半个多小时,正是校园里最宁静的时候,我独自从宿舍出来,想在这微凉的校园里慢慢走走。经过凤凰池,就被图书馆的倒影迷住了,在一片静穆中,蓝色的落地窗帘,格外宁静……

   

 可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我觉得有什么从我脚边轻轻地拂过,我低头一看,是一只小黄猫,我想起春天在图书馆边的小树下见过它一家,猫妈妈带着三只小猫,而今我脚边的是这家的哪一个,我却无法确认了。

我端详着它,觉得它的神气,与春天所见时完全不同了,那时的猫妈妈很警惕,像卫士一般守护着几只小崽,小猫崽们呢,虽有顽皮的眼神,身子却也怯怯的,不敢从妈妈的保护下出来。而今我脚边的这只,似乎与生人也极熟,毫不防患地向我靠过来,蹲到我的脚边,脸朝着图书馆的方向,似乎刚才过来专门就是为了陪我在这里观望……

   

我绕到它对面,它便与我对视,而它清矍的脸上毫无表情,令我倒有些诧异了,这真的是春天我见过的那一家中的某一个孩子么?那时它们怯怯却跃跃欲试的表情,我记得很清楚!

 

我蹲了下来,茶绿色的棉布淑女裙摊到地上的一刻,它竟很快起身,自然而然地蹭上来,仿佛觉得那就是为它准备的……

   

我忽的想起孩子两岁左右,带着上公园,到了一地要休息,我一蹲下来,兄弟俩便不约而同地坐在我的两膝上,似乎那一定是为他们而设的座椅……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的T恤都穿得比我宽大得多了,已经再也不会跃到我膝头了,而这只小猫,却给了我一种时光恍然倒流的感觉……

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抚摸它,这似乎让它感到更加舒适了,便静静地趴下来……而我的手,分明触摸到了它背脊的瘦骨,心里觉得酸酸的,我可没有这么瘦的孩子!

它静静地趴着,任由我轻抚它的背。我们的眼睛,都望着图书馆在池水中明亮的倒影。一阵风过,它又向我的腿边蹭进来,我于是想起小时候看CCTV《动物世界》,赵忠祥用很温存的声音说:“哺乳动物都有相互偎依的需求,它们在偎依中感受安全和温暖的亲情……”

“可怜的孩子!”我轻轻地这样唤了一声……它依然静静地偎在我身边,很安适的样子。

渐渐地,经过我们身边的学生多起来,预备自修的音乐响了起来,我意识到,我该离开了……

我站起来,它抬头望了我一眼,似乎仍然面无表情……可是,我不能再多看它了,长长吁了口气,悄步离开。

往教室去的路上,我眼前依然是它毫无表情的脸,我知道了,这是一只在这象牙塔般洁净的校园里被许多人宠过的猫,所以它可以随时依附在任何人脚边,可是,我忽然觉得很害怕,万一,有一天,它走到外面的世界去,那将会怎样呢?

我可怜的不谙世事的小东西,但愿你遇上的人,都值得你信任…… 

二〇〇七年十月十九日

 

分类:一江秋水 | 阅读(1106) |评论(1)
最近访客
 
  • 游客

    02-24 16:23

  • 游客

    02-24 14:31

  • 游客

    02-22 15:48

  • 游客

    02-18 20:54

  • 游客

    02-17 04:01

  • 游客

    02-16 15:06

最新评论
 
  • 黄胡晴:

    传说中“校猫”呀!还记的那年刚来新校区,第一次做班主任带的孩儿们对这小家伙宠爱的不得了。这小东西也甚是“猖狂”,有次竟然上课时从讲台下窜出来,冲着我呲牙咧嘴的,仿佛在抗议我惊扰了它的美梦。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那届学生依然毕业各奔东西,也不知道这“校猫”还是不是当年那小家伙咯。

总:1条  1/1页 1-1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