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我眼中的寒食节
2011-03-29 13:36

今天剑芳老师问我关于介子推的故事,我于是想到,寒食节又要到了,于是想起四年前的寒食节的事来了——

我眼中的寒食节

   2008年4月4日。

傍晚在厨房忙乎时,涵弟被瓦铛里发出的浓香吸引,前来“视察厨房”。

“妈妈,今天是寒食节啊!”他使劲过了一回嗅觉的瘾,凑到我边上,竟吐出这么一句来!

“我知道,但是我们家不过这个节。说实话,我实在不认为介子推值得中国人这么纪念他!”我微笑地回了一句。

“嗯,那只是晋国的事,我们是南方人!”他点头。

“不是这个原因。屈原是楚国人,可就值得全中国人纪念,于是我们过端午;我们也过清明,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祖先,是吧?”

那么,我家为什么不过寒食节呢?这得从其来历说起——

 

关于寒食节的来历,据说,至少可以上溯到西周初年。《周礼》一书中已有暮春禁火的记录。可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是有关介子推的故事。《左传》里有一篇著名的《介子推不言禄》,又被收录到《古文观止》之中,于是就有更煽情的故事:介子推背着老母隐居绵山,晋文公便放火烧山,三面点火,留下一方,以为大火起时介子推会自己下山的。孰料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熄灭后,终究不见介子推出来。上山一看,介子推母子俩抱着一棵烧焦的大柳树已经死了。晋文公望着介子推的尸体哭拜一阵,然后安葬遗体……于是,大家就都知道,晋文公为了纪念介子推,也为了表达对自己放火烧山的懊悔之意,晓谕全国,每年这天禁忌烟火,只吃寒食。

这是个颇值得追问几个“为什么”的节日——

 

首先,介子推为什么值得纪念?

简言之,他有“高风亮节”。在公子重耳穷途末路、饥饿难当时,介子推割下自己腿上的肉,烤了(也有记载是熬汤)给重耳食用,可谓对君主忠心耿耿;在重耳回晋国当了国君,介子推却不言禄,认为不可“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于是隐居不出,甚至不惜与母亲一起被烧死在绵山之上。

这的确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确实有些值得敬佩,但说实在,真不是个孝子!他对自己与母亲的生命,竟可以这样放弃。常听说,“春秋义士轻生死”,但我以为他的并非“死得其所”。

 

更值得思量的是,这个节日与端午不同,它并非民间自发,而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于是就又可追问了——

晋文公自己对不起介子推,却要全晋国的百姓一起寒食,这是否有些擅用强权?

晋国并未统一天下,但后世的统治者却要求保留这个晋国节日,广泛宣传介子推的故事,为什么?

对一起“打天下”时有恩于己或建立功勋的功臣,君王们是什么样的心态呢?只要看看宋太祖的“杯酒释兵权”就知道了,如果所有的功臣都有介子推的“高风亮节”,君王们就好办多了!当然,君王们是不会明说自己的小算盘的,他们只是给士人们、将领们、百姓们树立一个模范——号召大家,学习介子推好榜样,他是我们民族的道德模范!

于是,我这样想:如果运用鲁迅先生的话语体系来表达,这个节日,无疑是培养“奴性”的温床!

 

据说,到了唐朝时,寒食节与清明节合并,寒食禁火习俗已经不盛行了;真难得,我们家孩子还会提醒我,今天是寒食节,可是,我很明确地告诉他,我们不过这个节。

忽然想起那日在校车上,有一位胡老师说了个笑话,应该在“美味韩食馆”的对面开一家“介子推拿坊”,这也可算是在俗世里纪念介子推的一种方式吧!

选择节日,其实是在选择文化、选择价值观;对传统节日、传统文化,也要运用鲁迅先生所谓“拿来主义”——“运用脑髓,自己来拿!”

 

 

分类:万卷之思 | 阅读(1080)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2-24 16:24

  • 游客

    02-24 16:13

  • 游客

    02-21 12:20

  • 游客

    02-21 09:58

  • 游客

    02-17 22:19

  • 游客

    02-17 06:05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