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诸葛亮:《三国演义》之“影帝”
2011-05-26 11:12

诸葛亮:《三国演义》之“影帝”

我读《三国演义》,是从小人书开始的;我不记得是哪一年,《三国演义》小人书刚开始发行,一本本地,不是全套同时出版,最终集齐全套,到《三国归晋》着实是一个漫长的历程。

  

那时最喜欢的是诸葛亮、其次是赵云;羡慕极了,会将某几本翻得有些起毛。而诸葛亮之“忠义”,在我幼时的概念中是很淡漠的,我只羡慕他的智慧。后来读文本,至他嘱咐诸葛均的一句“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心下腹诽不已:究竟谁于谁有恩呢?没有孔明,玄德早已死无葬身之地,哪能“成其大业”?可怜孔明,帮了他一辈子,还要帮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累死五丈原!哼!

在我孩提的心目中,诸葛亮是“第一男主角”。而成年再读,竟发现有了些变化,发现小说中的“诸葛亮”堪当“影帝”。

为“影帝”者,当德艺双馨,孔明之德,或许不可颠覆,无须多言;今天单说其“艺”。

孔明首度出演,当于游说江东共拒曹操时。舌战群儒,是大智大勇,而第四十四回,鲁肃引其见周瑜时方见其演技之高明。

这一回是公瑾孔明的对手戏,偏偏二人皆欲使诈,独独将个忠厚人鲁肃做了回“看戏的傻子”,大家且看毛批版,便知其详:

至晚,人报鲁子敬引孔明来拜。瑜出中门迎入,叙礼毕,分宾主而坐。肃先问瑜曰:“今曹操驱众南侵,和与战二策,主公不能决,一听于将军。将军之意若何?”[是老实人先开口。]瑜曰:“曹操以天子为名,其师不可拒;且其势大,未可轻敌。战则必败,降则易安。吾意已决,来日见主公,便当遣使纳降。”[此是周郎假话,所以急孔明、试孔明也。]鲁肃愕然曰:“君言差矣!江东基业,已历三世,岂可一旦弃于他人?伯符遗言,外事付托将军。今正欲仗将军保全国家,为泰山之靠,奈何从懦夫之议耶?”[周瑜过欲挑拨孔明开口,却妙在孔明不言,只在鲁肃回答。]瑜曰:“江东六郡,主灵无限;若罹兵革之祸,必有归怨于我,故决计请降耳。”[孙权欲求助于豫州,周瑜却欲孔明求助于我,故又反言以挑拨之。]肃曰:“不然。以将军之英雄,东吴之险固,操未必便能得志也。”[又妙在孔明不言,让鲁肃回答。]二人互相争辩,孔明只袖手冷笑。[前写周瑜冷笑,此又写孔明冷笑矣。都是满腹春秋。]瑜曰:“先生何故哂笑?”孔明曰:“亮不笑别人,笑子敬不识时务耳。”[恶极,妙极。]肃曰:“先生如何反笑我不识时务?”孔明曰:“公瑾主意欲降操,甚为合理。”[恶极,妙极。]瑜曰:“孔明乃识时务之士,必与吾有同心。”[大家说假语,好看煞人。]肃曰:“孔明,你也如何说此?”[夹着鲁肃一句老实话以衬之。妙。]孔明曰:“操极善用兵,天下莫敢当。向只有吕布、袁绍、袁术、刘表敢与对敌;今数人皆被操灭,天下无人矣。[句句奚落孙权,又句句奚落周瑜。恶极,妙极。]独有刘豫州不识时务,强与争衡;今孤身江夏,存亡未保。将军决计降曹,可以保妻子,可以全富贵。国祚迁移,付之天命,何足惜哉!”[恶极,妙极。]鲁肃大怒曰:“汝教吾主屈膝受辱于国贼乎!”[又夹着鲁肃一句老实话。]

鲁肃被两位使诈之一堆假话糊弄得且急且怒,而孔明之语,毛宗岗多批以“恶极,妙极”,足见其演技高于周瑜,尤其以上最后一句,似乎数落刘备、奉承周瑜,却句句讥诮、奚落,周瑜何尝不知?但要看谁沉得住气,将戏演到对方暴露真面目。于是孔明话锋一转:

“愚有一计:并不劳牵羊担酒,纳土献印;亦不须亲自渡江;只须遣一介之使,扁舟送两个人到江上。操一得此两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

那周瑜竟傻傻地感了兴趣

“用何二人,可退操兵?”

孔明又吊其胃口,曰:

“江东去此两人,如大木飘一叶,太仓减一粟耳。而操得之,必大喜而去。”

这绝对是公瑾没有料到的言辞,他单单盼着孔明开口求他出兵帮刘备,也好以此心理优势,令江东多得实惠;谁知孔明竟有这样轻易的退曹之计,尤其狠的是,是将周瑜之妻、主人之嫂拿来做计,将对手的夺妻之痛,说得如此轻飘!

公瑾果然急着追问了:“果用何二人?”

孔明于是款款慢言,好个斯文:

“亮居隆中时,即闻操于漳河新造一台,名曰‘铜雀’,极其壮丽。广选天下美女以实其中。操本好色之徒,久闻江东乔公有二女,长曰大乔,次曰小乔,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今虽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为此二女也。将军何不去寻乔公,以千金买此二女,差人送与曹操。操得二女,称心满意,必班师矣。此范蠡献西施之计,何不速为之?”

读至此,读者如何不憋笑难忍?而令你忍俊不禁的是,那周瑜还要诸葛试诵《铜雀台赋》,孔明对台词谙熟得狠,相信一定是对周瑜的色变视若无睹,而诵之抑扬顿挫,洋洋得意,只将旧赋本辞“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生生改作“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令周瑜那白面早已红紫:

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

所谓影帝风范,已展露得令人心服。

 

但我以为更好的演出,是在三气周瑜之后,此前是费尽心机气周瑜,明知其箭疮在身,就是要气死公瑾而后快;得逞后,文本先有这样一个细节:

却说孔明在荆州,夜观天文,见将星坠地,乃笑曰:“周瑜死矣!”至晓,白于玄德。玄德使人探之,果然死了。

这个“笑”,是我儿时绝对没有想到的,但现在觉得完全可以理解此笑:周瑜毕竟是刘备集团的祸患,就算只为“孙刘联盟”计划,也须除之;而料定继任为鲁肃,绝对好对付,好笼络!

但而今气死周瑜,岂不危及“孙刘联盟”?这一桩新麻烦,自然“解铃还须系铃人”,孔明于是将再用自己的演技解之!

诸位应知,此前游说东吴,周瑜、孙权毕竟真心要对抗曹操,只要几句挑拨,令其作实此心;而此番则要化敌为友,谈何容易?周瑜之死分明令自己高兴得“笑”起来,却要令对手相信自己悲痛异常,这演技,难上加难!

常听说演技派演员善于入境,而能如孔明这般颠倒心情以入境者,世所罕见!

于是有了这样的描写:

孔明教设祭物于灵前,亲自奠酒,跪于地下,读祭文曰:

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岂不伤?我心实痛,酹酒一觞;君其有灵,享我烝尝!吊君幼学,以交伯符;仗义疏财,让舍以民。吊君弱冠,万里鹏抟;定建霸业,割据江南。吊君壮力,远镇巴丘;景升怀虑,讨逆无忧。吊君丰度,佳配小乔;汉臣之婿,不愧当朝。吊君气概,谏阻纳质;始不垂翅,终能奋翼。吊君鄱阳,蒋干来说;挥洒自如,雅量高志。吊君弘才,文武筹略;火攻破敌,挽强为弱。想君当年,雄姿英发。哭君早逝,俯地流血。忠义之心,英灵之气。命终三纪,名垂百世。哀君情切,愁肠千结。惟我肝胆,悲无断绝。昊天昏暗,三军怆然。主为哀泣,友为泪涟。亮也不才,丐计求谋;助吴拒曹,辅汉安刘。掎角之援,首尾相俦。若存若亡,何虑何忧?呜呼公瑾,生死永别!朴守其贞,冥冥灭灭。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呜呼痛哉!伏惟尚飨。

孔明祭毕,伏地大哭,泪如涌泉,哀恸不已。

或许还是有人认定孔明吊丧时是真哭,我不做更多辩白,只请君看文本:吊丧已毕,紧接着就碰到了庞统——

只见江边一人道袍竹冠,皂绦素履,一手揪住孔明大笑曰:“汝气死周郎,却又来吊孝,明欺东吴无人耶?”孔明急视其人,乃凤雏先生庞统也。孔明亦大笑

    庞统之“大笑”者,是笑孔明此哭厉害;孔明“急”者,唯恐被人识破;而“亦大笑”者,乃卧龙凤雏之相知,心照不宣。那么这一哭戏效果如何?须看江东观众之反应:

众将相谓曰:“人尽道公瑾与孔明不睦,今观其祭奠之情,人皆虚言也。”鲁肃见孔明如此悲切,亦为感伤,自思曰:“孔明自是多情,乃公瑾量窄,自取死耳。”

唉!孔明此番全胜了!可怜公瑾,不仅被气死,死后还被自己人思量为“量窄,自取死耳”好个冤枉!尤其那鲁肃,分明知道周瑜之前之所以容不下孔明,全不为自私,而实为江东,否则,怎会遣诸葛瑾游说其弟?若是庞涓之忌孙膑,如何容得共事一君?

越是为公瑾抱屈,就越知孔明之演技高超;至于日后在西城之上能以演技退司马大军,皆在情理之中了!

故曰:孔明,真影帝也!

分类:万卷之思 | 阅读(1290) |评论(4)
最近访客
 
  • 游客

    02-24 16:21

  • 游客

    02-24 16:10

  • 游客

    02-17 10:41

  • 游客

    02-16 15:08

  • 游客

    02-14 05:17

  • 游客

    02-12 09:39

最新评论
 
  • 杨卫民:

    回家找出小时候的小人书,是1979年版……而今已经发黄……毕竟伴我32年了……


     

  • 朱卫华:

    三国读了两遍,至今不敢说读懂!

  • 杨卫民: 哈哈,朱老师,懂与不懂,是无人敢断言的;只要自己读出趣味来,就好!
    但我既然是语文教师,自然须老师品读文本,不敢胡侃,倒也想将读的点滴心得,与大家分享!
  • 刘炜:

    《三国演义》首先是一部小说,然后才是一部历史,或者根本不能称为历史。关于三国,我还是更希望读到最原本的历史。我想,历史的真实虽然很残酷,但自有其令人着迷之处。

    PS:我爸说以前小人书一分钱能租到好几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总:4条  1/1页 1-4 每页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