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转] 教育中的自由并不只是对天才有效
2011-11-26 19:35
       许锡良(广东第二师范学院教师、信孚研究院研究员)
     我的小文《自由才是真正的教育》一文在博客上发表上后,引起许多人的热烈讨论。我感到很欣慰。但是,也有朋友质疑说:教育要自由是对的,问题是什么是自由呢?韩寒、爱因斯坦、包括博主应该说都是天才,这种天才在“规定”动作里是无法施展自己的,放飞他们,让他们比别人更多的自由,这没问题。但是大多数如我辈庸常的人,也许只能在“规定”动作里练就觅食的本领。因此,对多数人来说,常规的教育是必须的。
     首先我要声明,我不是天才,我是最常见的那种凡夫俗子,但是,我确实是感受到在身心自由状态中,才能够学得好,才能够充分体验到自己旺盛的生命力与创造力。我想,朋友之所以会有这个质疑,是因为,我文章中所列举的例子,都是天才或者有特殊天赋的人。使人感觉自由,只有那些天才,那些有特殊天赋的人才适合的。对于平凡人来说,还是要在常规里学会一些觅食的本领,在“规定”的动作里学会增长一些能力。
      这里可能存在一个误解。以为讲自由的教育,就是让学生放羊,不去管他,其实不是的。自由教育,一样存在如何引导与如何唤醒学生的生命意识的问题。即使是天才,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也不能够没有一个启蒙的人,引导的人。启蒙与引导,是生命成长中必不可少的。但是,既然启蒙,既然引导,学生的生命世界也可以是自由的。就像一个人刚学走路,不怎么怎样走,指引一下,必要的时候,矫正一下错误的姿势,这都是有必要的。但是,路还是要孩子自己去走,我们不能够代替孩子走路,也不能够代替他去体验走路的滋味。自由教育的内涵,那个麦田守望者的故事,是最好的说明。教师的工作,就像是那个麦田的守望者一样,平时,孩子们在麦地里自由地玩耍,你不要轻易去干扰他们,他们会玩得最尽兴,最有活力,最有趣味。但是,麦田周边是有悬崖的,如果玩得尽兴的时候,有孩子跑到悬崖峭壁边上,你也不去闻问,那就是失职了。这个时候,教师就应该像麦田守望者那样,及时地跑过去,把孩子捉住,让他回到安全的麦田里。
       自由也不是说一个人可以随意地创造知识,破坏人类的知识体系,动辄自己弄出一套来。而是说他的学习必须主动,而且是建立在对他的天赋与兴趣的充分尊重的基础上。在学习过程中,必须有创造的空间。至于社会中的许多起码的伦理规则,知识中许多必须共同遵守的公式与定律,那是必须遵守的。
       对自由的追求,是生命中的常态,并不仅仅是天才才需要的。只不过,在自由中,天才的成长是最为明显的。因此,讲到自由的教育的时候,常常会用天才的成长来作为例证说明。但是,这并不是说只有天才才需要自由的教育,而平常的人不需要。其实,一个人是不是天才,有没有天赋,如果你从来没有给予过他自由,他从来没有获得过身心自由地发展,那么,你又怎么知道他有没有那个方面的天赋?是不是一个天才呢?兴趣只有在自由状态下才能够培养,天赋也只有在自由的状态下被发现。即使是职业技术的学习,也是要有生命的主动性才会有效果的。学点技术,还要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即使是觅食的本能,也要在自由状态中才会觉得最好。另外,熊丙奇教授举的那个中国极差生,在加拿大受教育,就说过,他们的教育,即使在中学时就有上百门选修课,自由选择,是培养兴趣,发现天赋,为将来的职业意向打下基础的前提条件。在日本,一般大学,一个学期都有数百门选修课可供选择。这种选修课,其实就是还学会以自由的课程。可以这样说,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其实已经将自由的教育落实到了常规状态。比如,小规模的学校,小班制教学,选修课的广泛开设,综合实践课程的设立,游学的设立,大学的自主命题,自主招生,等等,其实都是自由教育的表现。
      我们还可以看到,熊丙奇教授提供的那个留学加拿大的中国极差生,去了加拿大并不是作为有特殊天赋的孩子,作为天才去受的教育,而是刚好相反,她是作为一个极普通的学生在那里受教育。而正是这种成为常规常态之后的自由教育——让学生自由地选择,自主地学习,使得她得以转变的。这种自由教育,使她学习主动起来,能够调动她的生命智慧。主动地学习,又使他能够切实体验到学习的快乐。因为,学习的东西是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是自己感兴趣的,因此,越学越有成就感,越学越感觉到有兴趣,越有自信心,因此,她的生命自然就焕然一新,这个过程就是生命重新觉醒的过程。可见这个孩子的转变是自由的教育救了她。
     我们常常忘记了教育的目的,只不过是唤醒学生的生命,启迪他的智慧,用思想、知识与智慧润泽他的生命,让他从生命意识的觉醒到主体意识的增强,从而增强他的社会责任感,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爱意识。让他的生命能够有爱的能力以及责任的担当。一个人通过受教育,应该达到这样的效果,那就是通过受教育,他更自信,而不是更自卑。他的生命更阳光,而不是更阴郁。他应该乐观地感觉到生命世界的美好,而不是更消极悲观。他应该感觉到活着,就是美好的,人还必须要有尊严地活着。这些教育效果,只有在自由的状态中才能够做到。
     剥夺自由的教育,必然是反教育。那是因为,他通过强迫,通过羞辱,让学生感觉自己的渺小,自卑,同时也让他感觉到只有强力才能胜出的丛林法则。那种强迫每个学生必须按照三六九等来排位的教育,必然是一种羞辱教育,而且激烈的竞争,培养了学生对自己同学的仇恨、歧视以及幸灾乐祸的心态。应试教育的效果,我们也看到了,培养出来的学生,对他人,对社会冷漠自私,他们的幸福感从来是比较出来的。别人的成功,就是自己的失败。别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的幸福指数。自己没有鞋子穿,看到别人没有脚才会感觉心理安慰。
     在这种教育里,其实不要说天才,就是普通人也是很受伤的。因为,失去自由的教育,其实说到底就是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主体意识。他根本无法成人。始终是以一个奴隶的身份处于人世间。
广州的《新周刊》曾经以“无法成人”为标题报道中国的教育,让人无法成人。一排排的小大人,虽然自己可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仍然要人提醒,在上厕所的时候“前进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幼儿园就应该学会的社会伦理规则,在成年世界里仍然是一个问题。
      自由教育,不是只针对特殊天赋的天才,而是教育的本真,是教育的常态,是对人的生命特征的尊重。没有人能够在皮鞭下培养真正的兴趣,也没有人能够戴着枷锁把舞蹈跳好,人在失去身心自由的情况,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创造与发明。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明白,中华民族为什么创造力差,发明创造少,那要看这个民族是在什么文化下,什么制度下,什么教育下生存。

    教育为了自由,自由才是真教育。自由教育,让天才成就天才的业绩,让凡人感受凡人的幸福。无论天才,还是凡人,都各得其所。

分类:教育 | 阅读(891) |评论(0)
最近访客
 
  • 游客

    04-08 00:39

  • 游客

    04-07 16:26

  • 游客

    04-07 10:27

  • 游客

    04-06 07:35

  • 游客

    04-06 05:30

  • 游客

    04-05 00:40

最新评论
 
总:0条  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