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由欧也妮管窥女子情怀
2012-10-11 00:40

写这一篇文章,实在是因为今夜被光伟的对欧也妮及女人的偏见触动(怒?)了。

首先看看欧也妮在巴尔扎克笔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首先是外貌,作者这样描述:

像欧也妮那样的小布尔乔亚,都是身体结实,美得有点儿俗气的;可是她虽然跟米洛岛上的维纳斯相仿,却有一股隽永的基督徒气息,把她的外貌变得高雅,净化,有点儿灵秀之气,为古代雕刻家没有见识过的。她的脑袋很大,前额带点儿男相,可是很清秀,像斐狄阿斯的邱比特雕像;贞洁的生活使她灰色的眼睛光芒四舐。圆脸上娇嫩红润的线条,生过天花之后变得粗糙了,幸而没有留下痘瘢,只去掉了皮肤上绒样的那一层,但依旧那么柔软细腻,会给妈妈的亲吻留下一道红印。她的鼻子大了一点,可是配上朱红的嘴巴倒很合式;满是纹缕的嘴唇,显出无限的深情与善意。脖子是滚圆的。遮得密不透风的饱满的胸部,惹起人家的注意与幻想。当然她因为装束的关系,缺少一点儿妩媚;但在鉴赏家心目中,那个不甚灵活的姿态也别有风韵。所以,高大壮健的欧也妮并没有一般人喜欢的那种漂亮,但她的美是一望而知的,只有艺术家才会倾倒的。有的画家希望在尘世找到圣洁如玛丽亚那样的典型:眼神要象拉斐尔所揣摩到的那么不亢不卑;而理想中的线条,又往往是天生的,只有基督徒贞洁的生活才能培养,保持。醉心于这种模型的画家,会发见欧也妮脸上就有种天生的高贵,连她自己都不曾觉察的:安静的额角下面,藏着整个的爱情世界;眼睛的模样,眼皮的动作,有股说不出的神明的气息。她的线条,面部的轮廓,从没有为了快乐的表情而有所改变、而显得疲倦,仿佛平静的湖边,水天相接之处那些柔和的线条。恬静、红润的脸色,光彩象一朵盛开的花,使你心神安定,感觉到它那股精神的魅力,不由不凝眸注视。

这一段描述如果令现代人觉得不好想像,我就请你去搜索一下电影《泰塔尼克号》中的露丝的肖像吧,就是这般模样。相由心生,如此美丽贞洁的形象,我读时直觉得心疼,那个小小的索漠城里,有哪一个男子能配得上她?而当她爱上一个巴黎娇公子时,我只恨世间竟无真男子可以配得上这美丽无邪的姑娘,或是作家有意捉弄这可怜的少女!

但凡结局圆满的作品,自然要作者设计相配的人儿。有仙人般小龙女,就要有一个成熟了顶天立地了也不改初衷的杨过;有聪慧而自尊的伊丽莎白,就会配一个内心深沉仁爱的达西;可偏偏在欧也妮的世界里,谁能配得上她?

而她的心灵,更如天使般单纯而善良——

当所有围着她转悠的眼珠都在盘算着她的嫁妆的时候,她单纯如天使一样的心,却被一份丝毫没有利益算计的爱情占据了。“爱是唯一的理由”,“因为爱,所以爱”,这样的天真单纯,像一支天堂的圣曲。而她的悲悯、她的奉献,又是那么动人。或许你只认识到这是一种母性,但我说,这样美好单纯的爱情,还是一种可以让一个浪子回头的情怀——在查理被打动也爱上她的那一刻,幸福的光环已然笼罩他俩。

有的男人很蔑视这种情怀,以为是小情小爱,却不知其博大,其实远甚过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只有如周国平这样的哲人,窥见其中真容,能够真诚地说上一句“我对女性只有深深的感恩”。

如果遇上一个真名士,欧也妮固然幸福,但她的灵魂恐怕不会因此而升华。你可以说她没有眼光,看不透花花公子的伎俩,辨不清甜言蜜语的真假,但是,这却是命运教她去改造一个浪子、一个花花公子,教她用爱去尝试重塑一个浪荡子的灵魂,如果葛朗台先生收纳了侄儿,如果查理没有被逼迫到印度去接受命运更严酷的折腾,如果查理就此珍惜这份幸福,而不是只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感情去娶一位富有的丑女,那么,他该是多么幸运啊!这里,卑劣的查理,更是不幸的,可以说,他是“卖身为人夫”。

但我却丝毫不因查理的过错而小视了欧也妮的情怀,这是一份真正的爱情,天使般的爱情。这样爱过的女子,本身就是幸福与美好的,比起那些只想着满当户对或攀龙附凤的婚姻,要美好得多。

如果说欧也妮的情怀是一池丰盈而清澈的春水,现在,水里的鱼游走了。然而,更可贵的是,这池春水依旧丰盈依旧清澈动人。她的确痛苦过,而她的泪晶莹如天堂的宝石。她埋葬了游走后死去的鱼,向她的信仰求助,而神甫告诉她:“你对社会负有重大的义务呢,小姐。你不是穷人的母亲,冬天给他们衣服柴火,夏天给他们工作吗?你巨大的家私是一种债务,要偿还的,这是你已经用圣洁的心地接受了的。望修道院一躲是太自私了;终身做老姑娘又不应该。先是你怎么能独自管理偌大的家业?也许你会把它丢了。一桩又一桩的官司会弄得你焦头烂额,无法解决。听你牧师的话吧:你需要一个丈夫,你应当把上帝赐给你的加以保存。这些话,是我把你当做亲爱的信徒而说的。你那么真诚的爱上帝,决不能不在俗世上求永生;你是世界上最美的装饰之一,给了人家多少圣洁的榜样。”

她最终选择了以契约婚姻保证了自己的贞洁,帮堂弟偿还了一切的债务,以遂其愿。这样的以德报怨,岂止“君子”一词可赞?悲悯与爱,不因是否拥有而改变,不因对方的卑劣而改变,这样的情怀,真正如她相貌一般,唯圣母有之。

我想上帝(或是作者)终是不忍给这样的情怀以更悲伤的结局吧——洞烛幽微的上帝,让特·篷风院长野心勃勃的梦想,一桩也没有实现。被选为索漠议员八天以后,他就死了。

“如今上帝把大堆的黄金丢给被黄金锁缚的女子,而她根本不把黄金放在心上,只在想望天国,过着虔诚慈爱的生活,只有一些圣洁的思想,不断的暗中援助受难的人。”“她依旧很美,可是像个将近四十的女人的美。白白的脸,安闲,镇静。声音柔和而沉着,举止单纯。她有痛苦的崇高伟大,有灵魂并没被尘世沾污过的人的圣洁……”“这女子的手抚慰了多少家庭的隐痛。她挟着一连串善行义举向天国前进。心灵的伟大,抵销了她教育的鄙陋和早年的习惯。这便是欧也妮的故事,她在世等于出家,天生的贤妻良母,却既无丈夫,又无儿女,又无家庭。”

痛苦与缺憾,是命运安排给欧也妮的,而她却能在这样的污浊的世间,继续葆有她的慈悲与单纯,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我常常会设想,如果回到法国的查理,竟先得知了欧也妮财产之庞大,一定会折返回她的身边,那样为金钱而奋斗的男人,一定会的;可是,那样的欧也妮幸福么?她还能重塑一个与他一样有爱心的查理么?还是与他过着貌合神离的生活?这样的婚姻,才是一切美好情怀的坟墓。或者,她夫唱妇随,也沦为与索漠城那些切切察察的女人一样?可是,那样的欧也妮,如何面对她的上帝呀!

苏格拉底说,人,要关注自己的灵魂。

可是,偌大的索漠城,唯有这个女子,她的灵魂最接近天堂,你还要认为她也同那些见识短浅的怨妇一样么?

 

光伟读了欧也妮的爱情,说:“男人,理性,他们胸中容纳的是整个世界,爱情只能躲在小小的角落里。女人,感性,家庭就是整个世界,爱情就是信仰。因此男人可以轻易放弃爱情和爱人,而女人却像被粘在蛛网上的飞虫,被回忆和悔恨所吞噬。爱得越深,伤得越痛……”

我回应说:“我以为你实在是小看了欧也妮和世间的女人们——倒是请问一句,在那整本书中,哪一个男子能配得上欧也妮?她不是对爱情失望,而是对男人们失望了!她的胸怀,比书中任何一位男子都广大慈悲,而男人们却扎在蜗角虚名蝇头小利中,以为‘胸怀世界’;于是她要将自己的爱奉献给她的信仰,奉献给受难的众生——这样的大胸怀,却是那些蝇营狗苟的男人们如何理解的?”

而所谓的“理性”,难道就是为一己之名利打算么?即便是“英雄”,而非查理这样的小人,如萧峰者,仿佛赢得了世界,却欠心爱的女子一份幸福,连爱人也无法守护,又算什么英雄好汉?而是非成败转头空,世代之恩恩怨怨间,谁知英雄真本色?

 

也许有人要说,就算欧也妮真的博大,世间多数女子依然是狭隘的。

对此,我,不予应答。上帝,会教训执偏见者。

 

分类:万卷之思 | 阅读(1164) |评论(3)
最近访客
 
  • 游客

    03-23 19:41

  • 游客

    03-23 19:40

  • 游客

    03-22 14:55

  • 游客

    03-21 07:11

  • 游客

    03-21 03:56

  • 游客

    03-20 20:06

最新评论
 
  • 王兆芳: 哈!光仔,你惹火了女人啦!
  • 杨卫民:

    嗬嗬,王巨帅,我是不愿让光仔迷途不知返而再受伤害~~
    老子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此即女子“处下”之德。而光仔不知,就不能真正地尊重女性,哪怕他对我很有礼貌,对美丽的女孩很是谦和,精神上也是自负的~~我是真的很不忍心看上帝继续教训他呢~~
    因有“女”而宇内得“安”,汉字的奥秘里,自然有道存在,愿他得悟~~

     

  • 翁凡玻: 说得好~好想看看光仔对此的反应~哈哈哈。
总:3条  1/1页 1-3 每页显示